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文典籍 > 《古文观止》在线阅读 > 正文 卷六·汉文 上书谏猎(司马相如)【译、注】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古文观止》 作者/编者:吴楚材、吴调侯

上书谏猎(司马相如)【译、注】更新时间:2017-10-21

 【原文】

臣闻物有同类而殊能者,故力称乌获,捷言庆忌,勇期贲、育。臣之愚,窃以为人诚有之,兽亦宜然。今陛下好陵阻险,射猛兽,卒然遇逸材之兽,骇不存之地,犯属车之清尘,舆不及还辕,人不暇施巧,虽有乌获、逢蒙之技不能用,枯木朽枝尽为难矣。是胡越起于毂下,而羌夷接轸也,岂不殆哉!虽万全而无患,然本非天子之所宜近也。

且夫清道而后行,中路而驰,犹时有衔橛之变。况乎涉丰草,骋丘虚,前有利兽之乐,而内无存变之意,其为害也不难矣。夫轻万乘之重不以为安,乐出万有一危之途以为娱,臣窃为陛下不取。

盖明者远见于未萌,而知者避危于无形,祸固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也。故鄙谚曰:“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此言虽小,可以喻大。臣愿陛下留意幸察。

【译文】

臣子听说物有族类相同而能力不一样的,所以力气要称誉乌获,速度要说起庆忌,勇敢要数到孟贲、夏育。臣子愚蠢,私下认为人确实有这种力士勇士,兽类也应该是这样。现在陛下喜欢登险峻难行之处,射猎猛兽,要是突然遇到特别凶猛的野兽,它们因无藏身之地而惊起,冒犯了您圣驾车骑的正常前进,车子来不及掉头,人来不及随机应变,即使有乌获、逢蒙的技术也施展不开,枯树朽枝全都成了障碍。这就像胡人越人从车轮下窜出,羌人夷人紧跟在车子后面,岂不危险啊!即使一切安全不会有危险,但这类事本来不是皇上应该接近的啊。

况且清扫了道路而后行车,驰骋在大路中间,尚且不时会出现拉断了马嚼子、滑出了车钩心之类的事故。何况在密层层的草丛里穿过,在小丘土堆里奔驰,前面有猎获野兽的快乐在引诱,心里却没有应付事故的准备,这样造成祸害也就不难了。看轻皇帝的贵重不以为安逸,乐于外出到可能发生万一的危险道路上去以为有趣,臣子以为陛下这样不可取。

聪明的人在事端尚未萌生时就能预见到,智慧的人在危险还未露头时就能避开它,灾祸本来就多藏在隐蔽细微之处,而暴发在人忽视它的时候。所以俗语说:“家里积聚了千金,就不坐在近屋檐的地方。”这说的虽是小事,却可以引申到大的问题上。臣子希望陛下留意明察。

【注释】

(1)乌获:战国时秦国力士。

(2)庆忌:吴王僚之子。《吴越春秋》说他有万人莫当之勇,奔跑极速,能追奔兽、接飞鸟,驷马驰而射之,也不及射中。颜师古则说他能射快箭。

(3)贲、育:孟贲、夏育,皆战国时卫国人,著名勇士。

(4)卒(cù)然:卒同“猝”。突然。

逸材:过人之材。逸,通“轶”,有超越意。这里喻指凶猛超常的野兽。

(5)属车:随从之车。颜师古释作连续不断的车队。两义可并存。这里是不便直指圣上的婉转说法。

清尘:即尘土。“清”是一种美化的说法。

(6)还(xuán):通“旋”。

辕:车舆前端伸出的直木或曲木。这里借指舆车。

(7)逢(páng)蒙:夏代善于射箭的人,相传学射于羿。

(8)毂(gǔ):车轮中心用以镶轴的圆木,也可代称车轮。

(9)轸(zhěn):车箱底部四围横木。也用为车的代称。

(10)衔:马嚼。

橛(jué):车的钩心。

衔橛之变:泛指行车中的事故。

(11)万乘:指皇帝。

(12)垂堂:靠近屋檐下,坐不垂堂是防万一屋瓦坠落伤身。《史记·袁盎传》亦有“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语。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