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伟大的博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六章 “这种趋势会不会继续下去呢? ”(二十世纪80年代-1999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伟大的博弈》 作者/编者:约翰·戈登[美]

第十六章 “这种趋势会不会继续下去呢? ”(二十世纪80年代-1999年)更新时间:2018-09-29

 * 1982年,道琼斯指数第三次突破1000点,此后它就再也没有跌破过这个数字。1987年8月25日,道琼斯指数达到了顶峰,随之而来的是又一次股市崩盘。尽管这一次股市崩溃来势凶勐,而且金融市场的全球化使得世界其他金融市场也受到波及,但是人们的命运却并没有那么悲惨,与六十年以前的人们不同,他们已经实践了分散投资的原理,在股市中的投资只是他们资产组合中的一部分。

* 1987年的股市危机期间,联邦政府坚决地介入其中,以免股市危机演变成为全国性的恐慌,这与1792年汉密尔顿的做法一脉相承。而在这两者之间漫长的195年中,面对每一次金融危机,杰斐逊主义放任自流的思潮一直占据着上风。

* 在挽救此次危机的行动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是此时刚刚登上历史舞台的格林斯潘。他所做的正如六十年以前的斯特朗所说的那样,"对付任何此类危机,你只需要开闸放水,让钱充斥市场。"市场恐慌果然很快结束了。

* 这个时代的标志性人物是鲍斯基和密尔肯。这个时期华尔街上的杠杆收购业务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而鲍斯基的专长是风险套利--对潜在的被收购公司进行投机。不幸的是,为了增加自己的胜算,他用装满现金的箱子去换取自己所需的内幕信息,最后只得锒铛入狱。而密尔肯开创了着名的垃圾债券业务,他认定这种信用等级很低的债券的回报高于其孕育的风险,他对垃圾债券出神入化的操作使得他一度被追捧为华尔街的金融天才。他最终被判入狱十年,并被处以6亿美元的罚款,这是美国商业史上对个人的最高罚金。

* 二十世纪的最后十年,美国股市进入了一个一日千里的时代,截止到1999年的夏天,道琼斯指数较1990年初上涨了400%,较1980年初上涨了1300%。现在的纽约股票交易所每天的日交易量比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任何一年的年交易量都高。

* 互联网的出现给资本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网络股的兴起、在线交易的出现是华尔街所能感受到的最直观的变化,但是,互联网这一新生事物的出现对已经在加速进行之中的全球金融一体化的进程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对未来跨越国界的金融市场的联合监管会提出怎样的挑战,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

* 尽管存在着无数的未知,华尔街不会止步。就像历史反复证明的那样,尽管有过无数的股灾,人们依然进入这个市场,参与到这个伟大的博弈中去,也正是通过这个生生不息的伟大的博弈,人类在不断创造着更加美好的明天。

在这个年代……

1987年 美国发生股灾。

1991年 苏联解体。

1992年 比尔·克林顿当选为美国总统

1997年 美国发射的"火星探路者"号成功登上火星。

1999年 道琼斯指数首次突破10000点大关。

也在这个年代……

1986年 中国第一只股票发行。

1997年 香港主权回归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

1999年 澳门主权回归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成立。

2000年早春时节,上个世纪90年代华尔街的大牛市终于落下帷幕。正如历史上所有其他的泡沫一样,由于网络股股价异乎寻常的上涨而产生的泡沫也不可避免地破灭了。这些股价的上涨完全建立在人们对网络公司未来盈利的期望之上,而没有太多现实的根据。19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初期的运河概念股、20世纪20年代的航空概念股也经历过同样的命运。在2000年初,纳斯达克指数曾经突破了5000点,是短短5年前的5倍,但到2000年年底,它下跌了一半。

美国经济也在2000年开始整体降温,这带动了其他股票的下跌。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跌幅虽然没有纳斯达克指数那么大,但是两者也都从2000年初的高点开始下滑。

2001年,美国经济继续在衰退之中挣扎,股市进一步下跌。

接着就是"9·11"。在一个美丽而清爽的夏末的早晨,两架被劫持的客机撞上了世贸大厦,世贸大厦随后轰然坍塌。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内,纽约的金融区罹难的人数超过2 500人,而毁掉的办公面积比大部分美国城市整个城市的办公面积还多。附近的许多大楼都受到波及,数月之内将无法使用。曼哈顿的下城整个区域覆盖上了厚达几英寸的水泥尘土。清理工作长达9个月的时间。(位于华尔街街头的三一教堂的庭院有数英亩的面积,它由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志愿者们负责清理,因为海岸警卫队的创始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埋葬于此。)

对于纽约和美国经济而言,这都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纽约股票交易所闭市达4天之久,这是自1914年之来时间最长的连续停止交易。而美国所有的民航航班也禁止运营长达数天。

"9·11"加深了美国经济衰退的程度,也延长了衰退的时间,重新开盘的股市直线下落。在2002年,纳斯达克指数一度下跌到1300点的低点,与最高点相比跌幅为74%。标准普尔指数也下跌了52%。

2002年秋,先是美国经济,随后是华尔街,再次遭到重重的一击。美国最大的一家能源公司-安然公司(Enron)陷于破产。人们发现它的财务报表完全是一套谎言。安然的股价跌到近乎于零,许多投资者和安然公司的雇员们的希望也随之破灭,这些雇员们的大部分退休金都投资在安然股票上。安然公司的外部审计公司,全美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也因此倒下了。不久,另外一家公司-美国最大的移动电话服务提供商,世通公司(WorldCom),也深陷财务丑闻之中。

在美国经济和华尔街的发展历史上,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如19世纪60年代和20世纪30年代发生的一切,这种时候需要制定新的规则来惩治这些弊端。以萨班尼斯和奥克利两位提案人命名的"萨班尼斯和奥克利"法案(Sarbanes-Oxyley Act)为财务会计制度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其中包括禁止会计师事务所为同一家公司同时提供审计和咨询服务。此外,股票期权必须在授予员工之际便计入公司当期费用,而不能等到期权执行时再计入公司费用,以便能使投资者更清楚地了解到公司的价值。

得益于2001年和2003年的两次减税,美国经济在2003年开始复苏,华尔街也迎来了一个很好的年景。2003年初,道琼斯指数只有7 500点,但是年底却再次收于10 000点之上,这是自2002年初以来的第一次。在2004年里,道指坚守住了这个点位。同样,纳斯达克也艰难地爬升到了2 000点,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没有人相信它能再次回到泡沫时的高位。

在华尔街这几年历史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它能以如此之快的速度从三次严重的打击中复苏过来-网络股的破灭和经济衰退、"9·11"事件和2002年的公司丑闻。华尔街从这些危机之中迅速恢复过来,充分反映了其作为世界主要资本市场和全球金融体系中心的强大的生命力。华尔街不负众望。

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华尔街的历史是一部经历无数灾难的历史,也是一部不断从灾难中吸取教训以防灾难再次发生的历史。从它的童年开始,华尔街就经历了恐慌、战争、火灾、骚乱、恐怖主义和无数的其他磨难,每一次,华尔街都度过了危机。同样,不管在未来会面临怎样的新的挑战,相信华尔街也将能战胜它们。

或许,只要这个世界有人需要资本,而又有人能提供这些资本,在曼哈顿岛南端的这个伟大的金融市场就不会消失,会有无数的人们来到这里,实现他们自己的梦想。

译者后记

《伟大的博弈》或许可以向正在现代化道路上匆匆前行的中国提供一个历史的参照。在过去的200多年中,美国作为一个新兴国家,成功地超越了欧洲列强,而美国的资本市场--华尔街在这一过程中的核心作用,无疑是这段历史风云向世人昭示的最重要的启示之一。在近几十年里,全球高科技产业迅速崛起,方兴未艾,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动力,而这些高科技产业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华尔街的发现和推动。因此,对于全世界的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华尔街的历史是一个永远研究不尽的题目,而对于正在发展和转型中的中国,它更具有非常现实的借鉴意义。

亚当·斯密在1776年提出了"看不见的手"的概念,为自由市场经济提供了朴素而深刻的理论基础。而资本市场的出现,将这一概念大大深化和拓展了,从此,人们不再是只能在有形的市场交换商品,他们也可以在资本市场这个无形的平台上投资和交易,而现代企业则从资本市场上汲取他们发展所需要的营养,逐渐壮大和成熟。借助这个市场,人类社会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实现了更高的资源配置效率。在全球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金融体系资源配置的效率,对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有重大的影响。

1995年,我从科学领域转到经济领域,就读于芝加哥大学,开始理解到一个有效的市场体系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1997年,我来到纽约,开始在华尔街工作,逐步感受到资本市场这个触角遍及全球的金融枢纽是在怎样永不停息地推动着全球经济不断地向前发展。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希望找到一本关于华尔街历史的书,以期对美国资本市场和经济发展的历史有一个较全面地认识。纽约大学的梅建平教授向我推荐《伟大的博弈》,我读后觉得这是一本文风比较朴实,同时很有内涵的书。它没有堆砌枯燥的历史事实和数据,相反,它用生动的笔触描写了一些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和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让我们在轻松的阅读中,浏览了数百年的历史画卷,而掩卷深思,又能悟出一些的哲理,毕竟,历史是最深刻和最有教益的。于是,我决定把这本书译成中文,把它介绍给正在为中国的繁荣富强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翻译和整理工作利用了工作的业余时间,前后历时一年多。其间,得到了中国人民大学两位研究生侯彦超和刘红辉的大力协助,可以说,没有他们的协助,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完成这样一项工程是不可想象的。此书的历史跨度较大,超过了三个多世纪。其间出现了众多的历史人物,发生了众多的历史事件,原书没有注释,为了便于读者的阅读,我们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为此书的中文版加入了近两百条注释。除此以外,对于书中出现的大部分人物、机构和刊物的名称,我们将其英文名称附上,以便有兴趣的读者查询相关的内容。对于一些不影响理解原书内容的地名,我们仅给出了中文译名,以免过多的间断会影响阅读的流畅。因我们的学识有限,而涉及的史实又过于浩瀚,所以,译稿和注释中难免有遗漏和失误之处,还望读者不吝指正。

完成翻译工作后,我为此书写了两万字左右的导读,总结了每章内容的要义,同时对每一章的题目作了题解。同时,我还将每一章相应的历史时期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列举在"同一时代的西方和东方"栏目下。这些事件大致勾画出美国发展的过程,也让我们清晰地看到,在同样一个历史跨度里,中国怎样从一个世界强国逐渐衰落、在历尽磨难之后又走上复兴之路的曲折历程,希望这样能够有助于读者把书中的内容放到一个更加广阔的背景中去理解。

2004年的10月,我有机会再次访问纽约和华尔街,并和戈登先生就美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过程和其他一些问题进行了交流,现整理成"译者和作者的对话",以飨读者。原书只写到1999年,应我之邀,戈登先生续写了"2000年后的故事"作为中文版的结语。

在本书编译的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将我从小抚养成人的奶奶突然辞世,令我悲痛不已,我希望此书的最终出版对她老人家是一种告慰。

在此,我要感谢为此书中文版作序的尚福林先生和易纲先生,以及向我推荐此书并为此书中文版作跋的梅建平先生。在此书编译的过程中,我和我在中国证监会的同事们以及我的朋友们,进行过深入的讨论,他们给予了我很多有益的启示,恕我不在这里一一赘述他们的姓名。此外,此书的出版也得到了中信出版社的帮助。最后,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家人一直给予了我巨大的支持。在此,我对他们所有人表示衷心的感谢。

上一章 返回简介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