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一战”与大衰退:国际银行家的“丰收时节” 4.7 国际银行家的1927年密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4.7 国际银行家的1927年密谋更新时间:2018-10-07

本杰明.斯特朗是在摩根公司和雷波库恩公司的联合扶持下,坐上了美联储纽约银行的董事长的宝座,他与英格兰银行的董事长诺曼一起密谋了盎格鲁–撒克逊金融业的很多重要事件,其中包括1929年世界范围的经济大衰退。

诺曼的爷爷和外祖父都曾担任过英格兰银行的董事长,这样显赫的身世在英国历史上可谓尽无仅有。

在《金钱的政治》一书中,作者约翰逊写道:“作为亲密朋友的斯特朗和诺曼经常在法国南部一起度假。1925年到1928年,斯特朗在纽约的货币宽松政策是他和诺曼之间的一个私下协定,目的是使纽约的利率低于伦敦。为了这个国际合作,斯特朗有意压低纽约的利率一直到无法挽回的后果发生。纽约的货币宽松政策鼓励了美国20年代的繁荣,引发了投机狂潮。”[22]

关于这个秘密协定,众议院稳定听证会(House Stabilization Hearing)在1928年由麦克法登议员领导进行了深进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国际银行家通过操纵黄金的活动来制造美国的股票崩盘。

麦克法登议员:请你简单陈述一下是什么影响了美联储董事会的最后决定(指1927年夏的降息政策)?

美联储董事米勒:你问了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题目。

麦克法登:或许我可以说得更清楚一些,导致往年夏天改变利息的决定的建议是从何而来的?

米勒:3个最大的欧洲中心银行派他们的代表来到这个国家。他们是英格兰银行的董事(诺曼)、雅尔玛.沙赫特博士(德国中心银行的总裁)和法兰西银行的李斯特教授。这些先生们和美联储纽约银行的人在一起开会。大约一两个星期以后,他们出现在华盛顿并待了大半天。一天晚上他们来到华府,第二天美联储的董事们接待了他们,他们当天下午就回纽约了。

麦克法登:美联储的董事们午宴时都在场吗?

米勒:噢,是的。美联储董事会有意安排大家聚在一起的。

麦克法登:那是一种社交性质的活动呢,还是严厉的讨论?

米勒:我觉得主要是一种社交活动。从我个人来讲,在午宴之前,我和雅尔玛.沙赫特博士谈了很久,也和李斯特教授聊了半天,饭后,我和诺曼先生与纽约的斯特朗(纽约美联储银行董事长)也谈了一阵。

麦克法登:那是一种正式的(联储)董事会会议吗?

米勒:不是。

麦克法登:那只是对纽约会谈结果的非正式讨论吗?

米勒:我觉得是这样。那只是一个社交活动。我所讲的只是泛泛而谈,他们(欧洲中心银行的董事们)也是这样。

麦克法登:他们想要什么呢?

米勒:他们对各种题目很诚恳。我想和诺曼先生谈一下,我们饭后都留下来了,其他人也加进进来。这些先生们都非常担心金本位的运作方式,所以他们渴看看到纽约的货币宽松政策和低利率,这将阻止黄金从欧洲流向美国。

比迪先生:这些外国银行家和纽约美联储银行的董事会达成了谅解吗?

米勒:是的。

比迪先生:这些谅解居然没有正式记录?

米勒:没有。后来公然市场政策委员会(Open Market Policy Com-mittee)开了一个会,一些措施就这样定下来了。我记得按照这个计划,仅8月份就有大约8 000万美元的票据被(纽约美联储银行)买进(发行基础货币)。

麦克法登:这样一个政策改变直接导致了这个国家前所未有的、最为严重的金融系统不正常状态(1927~1929年股票市场投机风潮)。在我看来,这样一个重大的决策应该在华盛顿有个正式的记录。

米勒:我同意你的看法。

斯特朗众议员:事实是他们来到这里,他们开了秘密会议,他们大吃大喝,他们高谈阔论,他们让美联储降低了贴现率,然后他们拿走了(我们的)黄金。

斯特格先生:这个政策稳定了欧洲的货币但颠覆了我们的美元,是这样的吗?

米勒:是的,这个政策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23]

纽约美联储银行事实上完全把握着整个美联储的运作,美联储在华府的7人董事会仅仅是摆设。欧洲的银行家与纽约美联储银行举行长达一周的实质性的秘密会议,而仅仅在华盛顿待了不到一天,还只是社交活动,纽约秘密会议的决策就导致了价值5亿美元的黄金流向欧洲,如此重要的决策竟然在华盛顿完全没有书面记录,由此可见7人董事会的实际地位。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