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廉价货币的“新政” 5.2 1932年总统大选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5.2 1932年总统大选更新时间:2018-10-07

1932年的总统大选在一片经济萧条的肃杀之中拉开了序幕,1300万的失业人口、25%的失业率,让现任总统胡佛倍感压力。面对***党总统候选人罗斯福对1928年以来经济政策的猛烈抨击以及对胡佛总统与华尔街银行家势力的紧密关系的严厉指责,胡佛总统保持了耐人寻味的沉默,但是他在自己的备忘录这样记录了他的真实想法:

“在回应罗斯福对我应该为(1929年的)投机风潮负责的声明时,我思忖再三,不知道是否应该把美联储1925年到1928年在欧洲势力的影响下故意实施通货膨胀政策的责任曝光,我当时是反对这种政策的。”[5.6]

胡佛总统的确有些冤枉,他固然贵为美国总统,但是对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却没有太大的影响力。由于政府没有货币发行权,假如私人拥有的纽约美联储银行不配合,任何政策都是空谈。

胡佛总统在华尔街失宠始于在德国赔款的题目上偏离了银行家的既定方针。原来,在1929年由摩根策划的杨计划(Young Plan)以增加德国债务负担为代价,通过在华尔街发行德国债券的方式为德国召募战争赔款,自己在承销债券发行的过程中爆赚一笔。1931年5月,不曾想该计划开始执行不久,就遇上德国和奥地利的金融危机,罗斯切尔德家族银行和英格兰银行的拯救行动未能遏制危机的蔓延,摩根等华尔街银行家不愿看到刚开了个好头的杨计划中途夭折,立即由摩根的合伙人拉蒙(Lamont)给胡佛总统打电话,要求美国政府同意给德国政府偿还战争债务放个短假,等德国金融危机消停一些再恢复。拉蒙还警告说假如欧洲金融系同一旦崩溃,美国的衰退也会加剧。

胡佛总统早已答应法国政府任何涉及德国战争赔款的事,要先征求法国政府的意见,作为政治家的胡佛岂能出尔反尔,所以胡佛立即不客气地回答:“我会考虑这件事,但从政治的角度考虑,这件事不太现实。你呆在纽约是不能了解作为一个国家整体而言,对这些政府之间债务的情绪的。”[5.7]

拉蒙也尽不客气地撂下话:“这些天你肯定听到了不少传言,有人预备在1932年的(共和党)大会上,让你的班子靠边站。假如你照着我们的计划来做,这些传言就会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最后,拉蒙还递上一根胡萝卜,假如事成,功劳全回总统。总统考虑了一个月,最后只得低头。

到了1932年7月,拉蒙再次派人前往白宫告诉总统应该重新考虑德国的战争赔款题目,这一次胡佛忍无可忍,他布满怨愤和沮丧地吼道:“拉蒙把事情整个搞错了。假如有一件事情是美国人民所痛恨和反对的话,那就是这种合谋(宽免或推迟德英法对美国的债务)触犯了他们的利益。拉蒙并不理解席卷全国的(对银行家的)愤怒情绪。他们(银行家)是想我们(政治家)也成为‘黑帮’的同谋。或许他们(银行家)已经和德国人就赔款达成了协议,但却是以最糟糕的方式完成的。”[5.8]结果胡佛拒尽了华尔街的要求,法国出现了偿付拖欠。

更令华尔街银行家怒不可遏的是胡佛总统对股票市场做空行为的穷追猛打所牵出的一系列金融丑闻,再加上空前的失业率、凋敝的经济和惨遭股市洗劫的人民,各种气力集聚成一股对华尔街银行家的强烈愤怒。胡佛总统自恃***可用,于是与银行家撕破面子,一心要把题目搞大。胡佛直斥纽约股市是一个由银行家操盘的大赌场,市场做空的投机分子阻碍了市场信心的恢复。他警告纽约股票交易所总裁惠特尼,假如不限制股市做空行为,他将启动国会调查行动并对股票市场进行监管。

华尔街对总统的要求回答得简单而干脆:“荒谬!”

预备拼个鱼死网破的胡佛总统于是下令参议院银行与货币委员会开始调查股市做空行为。气急败坏的华尔街立即派拉蒙到白宫与总统与国务卿共进午餐以求中断调查行动,总统不为所动。[5.9]

当调查扩大到20年代末的股票操盘黑幕后,大案要案纷纷被抖落出来,高盛团体、摩根公司等诸多股市丑闻被大白于天下。

当股市暴跌与经济大萧条的逻辑关系被清楚地展现在公众眼前时,人民的怒火终于聚焦在了银行家的身上。

而胡佛总统和他的仕途也同时断送在银行家和人民的双重怒火之中。代之而起的就是被称为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总统–佛兰克林.德兰诺.罗斯福。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