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统治世界的精英俱乐部 6.1 “精神教父”豪斯上校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6.1 “精神教父”豪斯上校更新时间:2018-10-07

“在华盛顿,真正的统治者是看不见的,他们从幕后来行使权力。”[6.2]

费利克斯.佛兰克特美国最高法院***官

豪斯上校名叫爱德华.豪斯(Edward House),上校的称号是德克萨斯州州长对他在德州地方选举方面所作贡献的表彰。豪斯生在德克萨斯州的一个富裕的银行家的家庭,豪斯的父亲,托马斯在美国内战期间是欧洲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代理人。豪斯早年在英国读书,和很多20世纪初的美国银行家一样,豪斯更愿意视英国为祖国,并与英国的银行圈子保持着密切关系。

1912年,豪斯发表了一本后来引起史学家强烈爱好的匿名小说《菲利浦.杜:治理者》(Philip Dru: Administrator),在小说中,他构思了一个仁慈的独裁者把握了美国两党的权力,成立了中心银行,实施了联邦累进收进所得税,废除了保护性关税,建立了社会安全体系,组成了国际同盟(Leagueof Nations)等。他在书中所“猜测”的未来世界与后来美国所发生的一切是如此惊人的相似,其“预见力”直追凯恩斯。

实在,豪斯上校和凯恩斯所写的与其说是未来的预言书,不如说是未来政策实施的计划书来得更加正确。

豪斯上校的书一经出版就引起了美国上流社会的瞩目,书中对美国未来的猜测与国际银行家所期看的高度吻合。豪斯上校很快成为精英圈子中的“精神教父”。为1912年总统大选***党候选人提名题目,***党的大佬们专门安排豪斯上校“口试”候选人之一的威尔逊。当威尔逊来到豪斯在约纽的宾馆,两人详谈了一个小时,彼此深感相见恨晚,用威尔逊自己的话说就是:“豪斯先生是我的第二秉性。他是我自己的另一个独立存在。他的想法和我的难以分别。假如我在他的位置上,我会做他建议的一切事情。”[6.3]

豪斯在政治家和银行家之间起着沟通与协调的作用,威尔逊当选之前,在华尔街银行家举行的宴会上,豪斯向金融大佬们保证“***党这头驴由威尔逊骑着,决不会在路上尥蹶子的…谢夫、沃伯格、洛克菲勒、摩根等人都把希看寄托在豪斯身上。”[6.4]谢夫把豪斯比作摩西,而自己和其他银行家就是亚伦。

1912年11月的总统大选之后,当选总统的威尔逊来到百慕大度假,在此期间,他仔细阅读了豪斯的《菲利浦.杜:治理者》。从1913年到1914年,威尔逊的政策和立法,几乎就是在翻版豪斯的小说。

当1913年12月23日《美联储法案》通过后,华尔街的银行家谢夫在写给豪斯的信中说:“我想对你在这次货币法案通过的过程中所做的默默而卓有成效的贡献道一声感谢。”[6.5]

当完成建立私有的美国中心银行这一重任之后,豪斯开始把留意力转向国际事务。在欧美有着广泛人脉关系的豪斯很快成为世界舞台上的重量级人物。“他(豪斯)和纽约的国际银行家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他的影响力遍及很多金融机构和银行家,他们包括:保罗.沃伯格和菲利克斯.沃伯格兄弟、奥图.坎,路易斯.马保,亨利.麦金萨,雅各布和莫提墨.谢夫兄弟以及赫伯特.李曼。豪斯在欧洲有着同样强大的银行家和政治家圈子。”[6.6]

1917年威尔逊委托豪斯组织了名叫“调查”(The Inquiry)的班子来负责未来和平协议的制定题目。1919年5月30日,爱德蒙.罗斯切尔德男爵在法国巴黎的一家宾馆召集了一个会议,参加者包括 “调查”小组成员和英国圆桌会议(The Round Table)的成员,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如何整合英国和美国的精英分子的气力。6月5日,这些人再次开会,最后决定还是组织形式分离,同一协调行动比较有利。6月17日,豪斯作为召集人在纽约发起成立了“国际事务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1921年7月21日,豪斯将“国际事务协会”改组为“外交协会”(Councilon Foreign Affairs),“调查”的成员、参加巴黎和会的美国代表和参与建立美联储的270名政界和银行界精英加进了该协会,华尔街的银行家慷慨解囊,一个致力于控制美国社会和世界政治的组织由此诞生了。

当罗斯福还是威尔逊手下的海军部助理部长的时候,就拜读了豪斯的《菲利浦.杜:治理者》,并且深受启发。书中所描述的“温顺的独裁者”正是罗斯福后来真实的写照。当罗斯福当选总统后,豪斯立即成为白宫不可或缺的高参。

罗斯福的女婿在他的回忆录写道: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是罗斯福自己想出了很多主张和办法,来使美国受益。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他的大多数想法,他的政治‘弹药’,都是外交协会和主张世界单一货币的组织事先为他精心炮制好的。”[6.7]

保罗.沃伯格之子,银行家杰姆斯.沃伯格曾任罗斯福的金融顾问,也是外交协会成员,他在1950年2月17日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上说:“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无论人们是否喜欢它。唯一的题目是这个世界政府究竟是经过(和平的)共叫或是(武力的)征服来产生。”[6.8]

芝加哥论坛报1950年12月9日的一篇社论指出:“(外交)协会的成员对社会具有着远比普通人大得多的影响力。他们用财富、社会地位、教育背景的上风所建立起来的高人一等的地位把这个国家引向经济破产与军事崩溃的道路。他们应该看看他们的双手,那上面沾满着上一次战争已经阴干的和最近一次战争仍然鲜红的血迹。”[6.9]

1971年,路易斯安娜的众议员约翰.罗瑞克(John Rarick)这样评价道:“外交协会致力于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得到了最大的几家免税基金会从财政上支持,它挥舞着权力和影响力的大棒,在金融、贸易、劳工、军事、教育和大众传媒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每一个关心致力于保护和保卫美国宪法和自由贸易精神的好政府的公民都因该了解它(外交协会)。我们国家保卫知情权的新闻媒体一向在揭露丑闻方面非常有进攻性,但是在涉及外交协会及其成员活动方面始终保持着令人迷惑的沉默。外交协会是一个精英组织。它不仅在政府的最高决策层面上拥有着权力和影响力来保持自上而下的压力,它还通过资助个人和机构从下面往上施加压力,来支持把主权的宪法共和国变成一个独裁的世界政府的仆从。”[6.10]

外交协会对美国政治具有着尽对的影响力。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除了3人例外,几乎所有总统候选人都是该协会会员。几十年来,两党轮番执政,而政府的政策之所以能够保持一致,是由于外交协会的成员把持了政府中几乎所有重要职位。从1921年以来,尽大多数的财政部长都由该协会包办了,艾森豪威尔以降的***顾问基本就是由该协会内定,除此之外,外交协会还产生了14个国务卿(1949年以来包办了所有国务卿人选),11个国防部长,和9个中心情报局局长。

从这个角度来看,外交协会就是美国精英们的“中心党校”。“一旦外交协会的核心成员决定美国政府的某项特定政策后,外交协会规模庞大的研究机构就开始全速运转,他们推出各种理性的和感性的论点,来加强新政策的说服力。从政治上和思想上,往混淆和贬低任何反对意见。”[6.11]

每当华盛顿的官场上有缺(重要位置),白宫首先播打的就是纽约外交协会的电话,***教科学缄言报声称,几乎半数的外交协会成员都曾被邀请进进政府,或担任政府的咨询顾问。

外交协会的成员已有3600名之众,成员必须是美国公民,包括具有重要影响力的银行家,至公司的领导层,高级政府官员,媒体精英,着名的大学教授,顶尖智库的智囊,军队的高级将领等。这些人组成了美国政治精英的“坚强核心”。

在美国主流媒体“***导向”方面,1987年的外交协会报告中指出,有多达262名记者和传媒专家是其会员,这些人不仅是“解读”政府的外交政策,更是在“制定”这些政策。外交协会的成员把持了CBS、ABC、NBC、PBS等电视网络。

在报纸方面:外交协会成员控制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波士顿环球日报》、《巴尔的摩太阳报》、《洛杉矶时报》等大报。

在杂志领域,外交协会成员控制着:《时代》、《财富》、《生活》、《金钱》、《人物》、《娱乐周刊》、《新闻周刊》、《贸易周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读者文摘》、《富布斯》、《大西洋周刊》等主流杂志。

在出版领域,外交协会成员控制着:迈克米兰、蓝德、西蒙舒斯特、哈波兄弟、麦格罗.希尔等最大的出版公司。[6.12]

美国参议员威廉.金纳(William Jenner)曾说过:“今天在美国通向独裁的道路可以完全正当化,国会、总统和人民既听不到也看不见。从表面上看,我们有一个宪法之下的政府,但是,在我们政府和政治系统之中,还有一种权力,它代表着‘精英们’的观点,他们以为我们的宪法已经过期了,时间在他们一边。”

美国的内外事务的决定权已经不在***与共和两党的手中,而把握在超级精英俱乐部的小圈子里。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