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章 老实货币的最后抗争 7.3 银本位的终结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7.3 银本位的终结更新时间:2018-10-07

对于国际银行家而言,彻底废除黄金的货币地位已在全盘计划之中,但解决白银题目拥有着更高的优先级别。由于白银的潜伏矿躲资源非常巨大,一旦世界各国在市场价格引导下开始更大规模的勘探和开发,不仅废除金本位的目标将难以实现,而且还将陷进黄金和白银的两线作战。一旦白银供给量大涨,“白银券” 很可能死灰复燃,重新与“美联储券”一争高下,由于美国政府把握着发行“白银券”的大权,到时候鹿死谁手尚无定论。“白银券”假如占了上风,美联储的生存就面临着极大的风险。

所以国际银行家最紧迫的任务是尽最大可能压低银价,一方面让世界银矿行业处在亏损或是微利状态,从而延缓银矿的勘探和开发,减少供给量;另一方面促使产业用银量猛增,使得替换白银材料的研究和应用变得毫无必要,从而以最快速度消耗美国财政部仅存的白银储备。当财政部拿不出白银的时候,“白银券” 自然就不战而降,废除白银的货币地位也就顺理成章了。关键是争取时间。

肯尼迪自然是对此心知肚明,他一方面对国际银行家表态适当时机可以考虑废除白银的货币地位,另一方面却另作安排。不幸的是,他的财政部长道格拉斯.第伦(Douglas Dillon)并非他的心腹,第伦出身于华尔街银行大家族,身为共和党人被国际银行家强塞到肯尼迪的***党内阁中,主要财政大权由第伦向国际银行家们负责。在第伦上任后,他的首要工作就是以最快速度消耗财政部的白银储备。果然第伦不负众看,他以91美分一盎司的超低市场价向产业用户大量倾销白银。1947年景立的美国白银用户协会(TheSilverUsersAssociation)与第伦远相呼应,强烈要求“卖掉(财政部)剩余的存银来满足白银用户的需求”[注 7.9]

1961年3月19日的纽约时报这样报道:

参议员抱怨美国(财政部)低价抛售(白银)

参议员艾伦.百博(Alan Bible)今天向财政部提出重新审查以低于国际市场的价格大量抛售白银的政策。这位内华达的***党议员在给财政部长道格拉斯.第伦的信中说,美国国内的银矿开发已经落后于消费需求,而财政部的倾销行为是控制一个不现实的价格上限。世界性的白银短缺只有通过在北美和南美地区大量开发新产能来解决。他说‘只有当财政部缓解对国内市场和邻国的严酷的价格压力后,这一切才谈得上。”

1961年8月19日的纽约时报还登载了这样一篇消息:

主要来自产银州的13个西部***党参议员今天向肯尼迪总统提交了一封联名信,信中要求财政部立即停止抛售白银的行为。财政部的倾销压低了国际和国内市场的白银价格。

1961年10月16日,纽约时报:

财政部抛售白银储备已经对白银市场的价格加上了一个牢牢的盖子。产业用户知道他们可以从财政部得到每盎司91到92美分的白银,所以他们拒尽支付更多的钱给新的白银生产商。

1961年11月29日,纽约时报:

白银生产商们昨天欣喜地听到一则消息,肯尼迪总统已经下令财政部体停止向产业界抛售货币白银。白银的产业用户被震动了。

1961年11月30日,纽约时报:

白银的价格冲上了41年来纽约市场的最高价位,随着星期二肯尼迪总统公布全面改变美国政府的白银政策,决定由市场来决定白银的价格。第一步就是立即停止财政部出售不必支撑纸币(“白银券“)的白银的行为。

肯尼迪总统终于出手了,固然时间已经稍显晚了一些,由于财政部的白银此时已剩下不足17亿盎司了。但是他的果断措施已经使市场银价向世界各地的白银生产厂家发出了明确的信号,白银产量的上升和财政部的存量企稳都是可以预期的事。白银公司的股票一飞冲天。

肯尼迪的这一行为颠覆性地破坏了国际银行家的图谋。

1963年4月,美联储主席威廉.马丁在国会听证会上说:“美联储委员会确信,没有必要在美国货币系统中使用白银。尽管有人觉得把白银从支撑我们一部分货币系统中抽出可能会造成货币贬值,我不能认同这种观点。”

按照一般规律,当白银市场得到明确的价格上涨的信号,到重新开始新的资源勘探,新增设备扩大生产规模,最后进步总供给量,需要5年左右的周期,所以能否终极保住白银的货币地位,从而保存下美国政府直接发行货币的希看,关键时刻将是1966年。

肯尼迪与国际银行家争夺的制高点就是白银的货币地位,整个战争关系着美国民选政府是否能够最后保存住货币发行权。一旦白银重新开始大量供给,肯尼迪就可以与西部白银生产州联手进一步推动美元货币的白银含量重估的立法,加大“白银券”的发行量,“白银券”势必再度崛起。

到那时,1963年6月4日肯尼迪签署的11110号总统令就会立即成为对付“美联储券”的利害杀招。

可惜的是,国际银行家也同样看出了肯尼迪的部署。这个深受选民热爱的总统几乎可以肯定会在1964年底的大选中获得连任,假如肯尼迪再作4年总统,局面将变得无法收拾。除掉肯尼迪成了唯一的选择。

当国际银行家中意的副总统在肯尼迪被刺当天在飞机上继任美利坚第36届总统时,他深知国际银行家们对他的期许是什么,他不能也不敢辜负这种“期许”。

1964年3月,约翰逊上台后不久,就下令财政部停止“白银券”与实物白银的兑换,从而事实上废除了“白银券”的发行。财政部又开始以1.29美元为支撑点,向产业界大量抛售白银储备,以继续压制白银价格,打压白银生产商的生产动力,防止白银供给量上升。

紧接着,约翰逊又在1965年6月下令稀释银币纯度,进一步降低白银在硬币流通中的地位,他说:“我想尽对明确地声明,这些变化(稀释银币的纯度)不会影响我们硬币的购买力。在美国境内,新的银币将可以与同等面值的纸币相互兑换。”

华尔街日报1966年6月7日的一篇报道讥讽地回应道:“确实如此!但是那个著名的纸币的购买力,在同样的政府30多年来的通货膨胀政策下已经被逐步地腐蚀掉了。正由于如此,难怪我们的货币完全和金银分道扬镳了。”

美联储自己也承认,每年有计划地、“科学地”让美元的购买力下降3%到4%,以便让劳工阶层能“看到”工资在上涨。

到1967年夏天,财政部基本没有“闲置”的白银可供抛售了。

终结白银货币的大业终于在约翰逊手中实现了。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