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八章 不宣而战的货币战争 8.3 世界环保银行:要圈地球30%的陆地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8.3 世界环保银行:要圈地球30%的陆地更新时间:2018-10-07

在亚非拉发展中国家深陷债务泥潭之际,国际银行家开始策划一个更大的行动,其方式超乎普通人想象力的极限,正常智力的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环境保护”竟然是一个更大图谋的切进点。

假如不从历史的角度看题目,就不可能明白国际银行家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拳”的巨大威力!

1963年8月初,美国中西部的一个著名大学里,一位化名为“约翰.窦”的社会学教授,接到一个华盛顿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参加一项秘密研究课题,参与该计划的15名专家都是美国著名大学的顶尖学者。“约翰.窦”教授带着好奇来到了一个名叫“铁山”的地方报到。

“铁山”靠近纽约州的哈德迅城,这里有当年冷战期间为防御苏联核打击而修建的巨大的地下设施,几百家美国最至公司的总部都在此处设有临时办公地点。这些公司包括:新泽西的标准石油公司,壳牌石油公司和汉诺威制造信托公司等。假如核战争爆发,这里将成为美国最重要的贸易运作中心,以确保核战争之后,美国贸易体系仍然能够生存下来。平时,这里是这些公司储存机密文件档案的地方。

这个神秘的研究小组要研究的课题是,假如世界进进了“永久和平”阶段,美国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以及美国的对应策略。这项研究工作持续了2年半的时间。

1967年,这个15人的课题组完成了一份尽密报告,这份报告的作者们被政府要求对该报告严格保密。但是,其中的“约翰.窦”教授觉得这份报告实在太重要了,不应该向公众隐瞒。他于是找到著名作家里欧.莱文,在里欧.莱文的帮助下,这本名叫《来自铁山的报告》被戴尔出版公司于1967年正式出版。该书一经面世,立即震动美国社会各界。大家都在猜到底谁是“约翰.窦”。该报告被以为是当时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策划,麦克纳马拉是外交协会的成员,后来担任世界银行行长。运作的研究机构被以为就是哈德迅研究所,该机构的创始人赫曼.凯恩也是外交协会成员。

对于这次泄密事件,约翰迅的***特别助理罗斯托立即站出来进行紧急“消毒”,他指出该报告纯属子虚乌有。同样是外交协会成员亨利.鲁斯控制下的《时代》也说该报告是“巧妙的谎言”。该报告究竟是真是假,美国社会到今天仍然争论不休。

不过,1967年11月26日,《华盛顿邮报》曾经在《书评》栏目中先容过这本书。先容该书的就是哈佛大学著名教授加布雷斯,他也是外交协会成员,在文章中他指出他有第一手的信息证实该报告是真实的,由于他本人就在被邀请之列。后来尽管他没能参加这个项目的工作,但该项目一直在向他咨询各种题目,他也被告知要对外保密。“我愿意将我个人的名誉担保这个文件(‘铁山报告’)的真实性,我也愿意证实它的结论的有效性。我有所保存的只是将它公布给没有预备的公众是否明智。”

后来加布雷斯曾在其他媒体上两次重申该报告的真实性。

那么,该报告究竟有什么惊人的结论,让“精英们”如此紧张呢?

原来,该报告详实地透露了“世界精英们”对未来世界的发展规划。报告的基本宗旨就是,不讨论对与错的题目,也不考虑自由与人权之类的空洞概念,一切诸如意识形态、爱国主义和宗教态度都不占有任何位置,这是一份“纯粹客观”的报告。

报告开门见山地指出:“持续的和平,尽管从理论上说并非不可能,但是却不具有可持续性。即便(和平的目标)是可以达到的,它也肯定不是一个稳定社会的最佳选择 … 战争是我们社会稳定的一种特殊功能。除非其他替换方式能够被发展出来,否则战争系统应该被保持和强化。”

报告以为,只有在战争时期,或者是在战争的威胁之下,人民最有可能服从政府而没有怨言。对敌人的仇恨和被征服与劫掠的恐惧,使人民更能够承受过重的税负和牺牲,战争又是人民强烈情绪的催化剂,在爱国、忠诚和胜利的精神状态下,人民可以无条件地服从,任何反对意见都会被以为是背叛行为。相反,在和平情况下,人民会本能地反对高税收政策,讨厌政府过多干预私人生活。

?? “战争系统不仅是一个国家作为独立政治系统存在的必要因素,对于政治稳定也是必不可少的。没有战争,政府统治人民的‘正当性’就会出现题目。战争的可能性提供了一个政府能够拥有权力的基础。历史上不胜枚举的例子表明,失往战争威胁可信性的政权,终极导致了权力瓦解,这种破坏作用来源于个人利益膨胀、对社会不公的怨恨,和其它解体因素。战争的可能成为保持社会组织结构的政治稳定因素。它保持了社会阶层分明,保证了人民对政府的服从。”

但是该报告以为,传统的战争方式也有其历史的局限性,在这种状态之下,世界政府的大业将难以实现,特别是在核战争时代,战争爆发变成了一种难以猜测和风险极大的题目。考虑到该研究正是在古巴导弹危机之后不久开始进行的,当时和苏联核大战的阴影肯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作者们的心态。

题目是,假如一旦世界出现了“永久和平”,美国社会的出路何在呢?这正是这个秘密研究小组要追寻的答案。

换句话说,他们需要为美国找到一个能够替换“战争”的新方案。经过谨慎的研究,专家们提出,替换战争的新方案必须同时具备3个条件:(1)在经济上,必须是“浪费”的,最少需要消耗每年GDP的10%;(2)必须是一种和战争危险类似的、大规模的、可信的重大威胁;(3)必须提供人民强迫性服务于政府的合乎逻辑的理由。

一件轻松的工作。专家们先是想到“向贫困宣战“。贫困题目固然足够庞大,但是不具备足够的恐惧感,所以很快被放弃了。另一个选择是外星人进侵,固然足够恐怖,但在60年代还缺乏可信度,于是又被放弃了。最后大家想到了“环境污染”,它在相当程度上是一个事实,具备可信度,在对环境污染的宣传上下下功夫,足以达到核战争之后代界末日的恐怖程度;不断地污染环境的确是在经济上非常“浪费”的;人民忍受高税收和降低生活质量,接受政府干预私人生活,为的是“拯救地球母亲”,非常符合逻辑。

这实在是一个尽妙的选择!

经过科学地估算,环境污染题目要达到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强烈危机的时间大约为一代半左右,即20~30年。报告的发表时间是1967年。

20年后 … …

1987年9月,世界野生环境保护委员会第四次大会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的2000名代表参加了这一次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1500名代表惊奇地发现,一份名为《丹佛宣言》的文件已经为他们预备好了。《丹佛宣言》指出:“由于新的资金必须被筹集起来以扩大环境保护的活动范围,我们应该创造出一种新的银行模式,以便将对环境治理的国际援助与受援国的资源治理的需求加以整合。”

这种新的银行模式就是“世界环保银行”的方案。

与以前类似会议迥然不同的是,一大批国际银行家出席了这次会议,为首的就是艾德蒙.罗斯切尔德男爵,戴维.洛克菲勒和美国财政部长杰姆斯.贝克。这些超级大忙人居然在一个环保会议上盘桓了整整6天,向大会先容和倾销“世界环保银行”的金融方案。

艾德蒙.罗斯切尔德在大会上发言将这个“世界环保银行”称为“第二个马歇尔计划”,它的建立将把发展中国家从债务泥潭中“拯救”出来,同时还能保护生态环境。

请留意,截止1987年,发展中国家的全部债务高达13000亿美元。

世界环保银行的核心概念就是“以债务替换自然资源”。国际银行家们计划将发展中国家的1万3000亿美元的债务进行再贷款,将债务转到世界环保银行账上,债务国将濒临生态危机的土地作抵押,从世界环保银行那里得到债务延长和新的软贷款,被国际银行家圈出的发展中国家的“生态土地”遍布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总面积高达500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5个中国的面积,占地球陆地面积的30%!

70年代发展中国家向IMF和国际银行家的贷款尽大多数没有抵押品,仅以国家信用为凭证,当债务危机爆发后,国际银行家不太轻易进行破产清偿。当这些债务转到世界环保银行头上后,国际银行家们账目上原本很丢脸得呆帐一下变成了优质资产。由于世界环保银行拥有着土地作为抵押,一旦发展中国家无法清偿债务,这些被抵押的大面积土地在法律上就属于世界环保银行了,而控制着世界环保银行的国际银行家们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肥沃土地的实际拥有者。以人类圈地运动的规模来看,世界环保银行堪称前无古人。

为了如此巨大的利益,就难怪如罗斯切尔德和洛克菲勒这般人物也要“关心”此次环保大会长达6天之久。

巴西财政部高级官员克斯塔博士在听到罗斯切尔德的世界环保银行提议之后,一夜未眠。他以为,假如环保银行提供软贷款,在短期内可能对巴西的经济有帮助,至少经济发动机可以再度启动,但是从长远来看,巴西无论如何是无法偿还这些贷款的,终极的结果就是作为贷款抵押品的风水宝地亚马逊地区将不再为巴西所拥有。

被抵押的资源还不仅限于土地,水源和其它地面和地下的自然资源也在被抵押之列。

世界环保银行的名称比较扎眼,终极以全球环境基金的名义于1991年景立,由世界银行负责治理,而美国财政部是世界银行最大的股东。国际银行家们的长远规划目前正在逐步实施。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