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八章 不宣而战的货币战争 8.4 金融核弹:目标东京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8.4 金融核弹:目标东京更新时间:2018-10-07

“日本在国际上已经积累了巨额财富,而美国则欠下了空前的债务。里根总统所追求的军事上的上风只是一种幻觉,它是以丧失我们在世界经济中的放贷者地位为代价的。尽管日本企图继续躲在美国的阴影里静静地发展壮大,事实上日本已经成为世界级的银行家。日本崛起为世界主导的金融强权是一件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

—1987年 索罗斯

当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将国际放贷者的地位让与美国时,同时失往的是大英帝国的全球霸主地位。国际银行家对这一事件当然记忆犹新,东亚国家的经济在二战以后的迅速崛起,给伦敦华尔街的银行家们敲响了警钟,一切可能阻挠和破坏由他们主导的世界政府和世界同一货币的任何潜伏竞争对手,都必须严加防范。

日本作为亚洲最先腾飞的经济体,无论是经济增长的质量、产业产品出口竞争力、还是财富积累的速度和规模,都迅速达到让国际银行家惊恐的程度。用克林顿时代的美国财政部长萨莫斯的话说,“一个以日本为顶峰的亚洲经济区造成了大多数美国人的恐惧,他们以为日本对美国所构成的威胁甚至超过了苏联”。

日本战后以模仿西方产品设计起家,然后迅速降低生产本钱,最后反过来占领欧美市场。日本在60年代已经开始在汽车产业中大规模使用产业机器人,将人工失误率降到几乎为零。70年代的石油危机使得美国生产的8缸耗油轿车很快就被日本物美价廉的省油车打得落花流水。美国在低技术含量的汽车产业中,已经逐渐丧失了抵抗日本车进攻的能力。进进80年代以来,日本的电子产业突飞猛进,索尼、日立、东芝等一大批电子企业从模仿到创新,三下五除二就把握了除中心处理器之外的几乎所有集成电路和计算机芯片的制造技术,在产业机器人和廉价劳动力的上风之下,重创了美国电子和计算机硬件行业,日本甚至达到了美国制造的导弹必须使用日本芯片的程度。一度美国几乎人人相信,东芝、日立收购美国的IBM和英特尔只是时间题目,而美国的产业工人则担心日本的机器人会终极抢走自己的饭碗。

美英在80年代初实施的高利率政策固然拯救了美元的信心,同时痛宰了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众多发展中国家一把,但高利率也严重杀伤了美国的产业实力,造成了日本产品80年代大举进占美国市场的局面。

当日本举国沉醉在一片“日本可以说不”的欣快感***之时,一场对日本金融的绞杀战已在国际银行家的部署之中了。

1985年9月,国际银行家终于开始出手了。由美英日德法5国财长在纽约广场宾馆签署了“广场协议”,目的是让美元对其它主要货币“有控制”地贬值,日本银行在美国财长贝克的高压之下,***同意升值。在“广场协议”签订后的几个月之内,日元对美元就由250日元比1美元,升值到149日元兑换1美元。

1987年10月,纽约股市崩盘。美国财政部长贝克向日本首相中曾根施加压力,让日本银行继续下调利率,使得美国股市看起来比日本股市更有吸引力一些,以吸引东京市场的资金流向美国。贝克威胁说假如***党上台将在美日贸易赤字题目上严厉对付日本,然后贝克又拿出胡罗卜,保证共和党继续执政,老布什定会大大地促进美日亲善,中曾根低头了,很快日元利率跌到仅有2.5%,日本银行系统开始出现活动性泛滥,大量廉价资本涌向股市和房地产,东京的股票年景长率高达40%,房地产甚至超过90%,一个巨大的金融泡沫开始成型。

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货币兑换发生的这种剧烈变化,将日本的出口生产商打得五脏六腑大出血,为了弥补由于日元升值所导致的出口下降的亏空,企业纷纷从银行低息借贷炒股票,日本银行的隔夜拆借市场迅速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心。到1988年,世界前10名规模最大的银行被日本包揽。此时,东京股票市场已经在3年之内涨了300%,房地产更达到令人瞠目的程度,东京一个地区的房地产总盘子以美元计算,超过了当时美国全国的房地产总值。日本的金融系统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本来,假如没有外部极具破坏性地震荡,日本也许可能以和缓的紧缩逐渐实现软着陆,但是日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一场国际银行家不宣而战的金融绞杀行动。

鉴于日本金融实力的强大,假如在传统的常规金融战场上取胜并无必胜的把握。

1982年,美国芝加哥贸易交易所最早“研制”成功股票指数期货这一威力空前的金融武器。它本是用来抢夺纽约证券交易所生意的工具,当人们在芝加哥买卖对纽约股票指数信心时,不必再向纽约股票交易商支付佣金。股票指数无非就是一组上市公司的清单,经过加权计算得出的数据,而股票指数期货就是赌这个清单上的公司的未来股票价格走势,买卖双方都不拥有,也不打算拥有这些股票本身。

股票市场玩的就是信心二字,大规模做空股指期货必然导致股票市场崩盘,这一点已经在1987年10月的纽约股市暴跌中得到有效验证。

80年代日本的经济腾飞使日本人多少产生了一股目空四海的优越感。当日本股票价格高到没有一位理智的西方评论家能够理解的程度时,日本人仍然有大量理由相信自己是唯一无二的。一名当时在日本的美国投资专家这样说道:“在这里有一种日本股市不可能下跌的信念,在87、88年,甚至89年时仍然是这样。他们觉得有一种非常特别的东西存在于他们的(股票)市场中,存在于整个日本民族之中,这种特殊的东西能够使日本违反所有存在于世界各地的规律。”

在东京的股票市场上,保险公司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者。当国际银行家们派出的摩根斯坦利和所罗门兄弟公司等一批投资银行作为主要突击气力深进日本时,他们手握大量现金四处寻找潜伏的目标,他们的公文包里塞满了“股指认沽期权”这种当时在日本闻所未闻的金融新产品。日本的保险公司正是对此颇有爱好的一帮人,在日本人看来,这些美国人必定是脑子里进了水,用大量现金往买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日本股市暴跌的可能,结果日本保险业爽快地承诺下来。双方赌的就是日经指数的走向,假如指数下跌,美国人赚钱,日本人赔钱,假如指数上升,情况正好反过来。

可能连日本的大躲省也无法统计到底有多少这样的金融衍生合同在股市暴跌之前成交,这种无人察觉的“金融病毒”,在一个几乎没有监管的、秘密的、类似柜台交易的地下市场上,在一片繁荣的虚幻中蓬蓬勃勃地迅速蔓延着。

1989年12月29日,日本股市达到了历史巅峰,日经指数冲到了38915点,大批的股指沽空期权终于开始发威。日经指数抑扬。1990年1月12日,美国人使出了杀手锏,美国交易所忽然出现“日经指数认沽权证”这一新的金融产品,高盛公司从日本保险业手中买到的股指期权被转卖给丹麦王国,丹麦王国将其卖给权证的购买者,并承诺在日经指数走低时支付收益给“日经指数认沽权证”的拥有者。丹麦王国在这里只是让高盛公司借用一下她的信誉,对高盛手中的日经指数期权销售起着超级加强的作用。该权证立即在美国热卖,大量美国投资银行纷纷效仿,日本股市再也吃不住劲了,“日经指数认沽权证”上市热销不到一个月就全面土崩瓦解了。

股票市场的崩溃率先波及到日本的银行业和保险业,终极是制造业。日本的制造业从前可以在股票市场上以比美国竞争对手至少便宜一半的本钱筹集资金,这一切都随着股票市场的低迷而成为昨日黄花。

从1990年算起,日本经济陷进了长达十几年的衰退,日本股市暴跌了70%,房地产连续14年下跌。在《金融战败》一书中,作者吉川元忠以为就财富损失的比例而言,日本1990年金融战败的后果几乎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的后果相当。

威廉.恩格在评价日本在金融的溃败时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比美国从前的敌人—日本更加忠实和积极地支持里根时代的财政赤字和巨额花销的政策了。甚至连德国都不曾那样对华盛顿的要求无条件的满足过。而在日本人看来,东京忠诚和慷慨地购买美国国债、房地产和其它资产,终极换来的报偿竟是世界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金融灾难。”

2006年夏,美国新任财政部长保尔森访华,当听到他热情洋溢地“祝中国成功”时,人们背后不禁冒出丝丝冷气。不知他的前任贝克当年拉着日本首相中曾根的手时,是不是也说过同样的话。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