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八章 不宣而战的货币战争 8.5 索罗斯:国际银行家的金融黑客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8.5 索罗斯:国际银行家的金融黑客更新时间:2018-10-07

长久以来,世界各地的媒体都把索罗斯刻划成天马行空的“独行侠”或“特立独行”的金融天才,关于他的种种传说更是为他凭增了几分神秘色彩,格鲁曼曾开玩笑地以为这个正反读起来都一样的姓就与众不同。

索罗斯果真独往独来,仅凭他一人的“金融黑客天才”就单挑英格兰银行,力撼德国马克,横扫亚洲金融市场?

恐怕只有大脑简单的人才会相信这样的传奇。

索罗斯横扫世界金融市场的量子基金注册在加勒比海的荷兰属地安地列斯群岛的避税天堂克拉考,从而可以隐匿该基金的主要投资者和资金调度踪迹,这里也是国际上最重要的贩毒洗钱中心。

鉴于美国证券法规定冲基金的“复杂”投资人不得超过99名美国公民,索罗斯煞费苦心地确保这99名超级富豪中没有一个是美国人。在这样一个离岸对冲基金中,索罗斯甚至不在董事会成员之中,只是以“投资顾问”的名义参与基金的运作。不仅如此,他还选择了以他在纽约设立的索罗斯基金治理公司的名义担当这个顾问职务。假如美国政府要求他提供该基金运作的具体情况,他可以声称自己仅仅是名投资顾问以推诿责任。

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可不简单。他的董事会包括:

董事,理查.凯兹,凯兹是伦敦罗斯切尔德银行的董事和罗斯切尔德家族意大利米兰银行的总裁。

董事,尼斯.托布是伦敦银团的合伙人,它的主要运作者也是罗斯切尔德家族。

董事,伦敦时报的专栏评论家威廉.里斯-莫格,也是罗斯切尔德家族控制下的合伙人。

董事,艾德格.皮西托是瑞士私人银行中最有争议的人物,被称为“日内瓦最聪明的银行家”。皮西托的铁哥们包括纽约共和银行的拥有者沙夫拉,这个沙夫拉已经被美国执法部分确认与莫斯科银行犯罪团体有关,并被瑞士官方认定涉及土耳其和哥伦比亚的毒品洗钱活动。

在索罗斯的“圈子”里还包括瑞士的著名投机商马克.里其和特尔.艾维,以色列情报部分的军火商沙尔.艾森堡。

索罗斯与罗斯切尔德圈子的秘密关系使得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秘密的金融团体的马前卒。罗斯切尔德家族不仅曾经是英国伦敦金融城的霸主,以色列的创建者,国际情报网络的祖师爷,华尔街5家最大银行的后台,世界黄金价格的制定者,现在仍然主掌着伦敦华尔街轴心的运作。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拥有多少财富,当罗斯切尔德和其他国际银行家把世界首富刺眼的聚光灯打到比尔.盖茨和股神巴菲特身上时,他们自己高出“首富们”几个数目级的财富正躲躲在瑞士或加勒比海的离岸账户上待机而动。

索罗斯与美国的精英圈子关系也非同一般,他在美国著名的军火合同商凯雷投资团体中投进了1亿美元的私人资金,该团体包括老布什、美国前财政部长杰姆斯.贝克等重量级人物。早在80年代,索罗斯就与一些美国政界要人,如前国务卿布热津斯基、马德.奥布赖特等人一起创办了“国家***捐助基金”,这一组织实际上是由中心情报局与私人资本合资建立的。

在国际银行家们的***之下,索罗斯从90年代起在世界金融市场上掀起了一次又一次风暴。索罗斯的每一次重要行动都体现出国际银行家们的重大战略意图,其核心就是促使世界各国经济“有控制的解体”,以终极完成在伦敦-华尔街轴心控制之下的“世界政府”和“世界货币”的预备工作。

80年代初,国际银行家基本上实现了拉丁美洲和非洲发展中国家经济的“有控制地解体”,80年代中后期,又成功地遏制了日本金融势力的扩张。在控制住亚洲的局面后,欧洲重新成为国际银行家重点关注的地区,搞垮东欧和苏联就成为他们下一个主攻方向。

承受这一重要使命的索罗斯摇身一变成为了著名“善士”,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大量成立各种基金会,这些基金会都是比照他在纽约成立的“开放社会协会”为模式,倡导极端非理性的个人自由的理念,比如在他所资助的中欧大学,面对生活在社会主义体制之下的年轻人倾销主权国家的概念是***的和反“个人主义”的,经济自由主义是万灵药,对社会现象的理性分析都是“独裁主义”的。这个学校的主题演讲往往是诸如“个人与政府”之类的内容,这些教育思想自然受到了美国外交协会的高度称赞赞。

美国著名评论家吉列斯.埃玛瑞精确地描述了索罗斯们和他们所“慷慨”资助的国际组织的真实意图:“在正当性和人性主义面纱背后,人们总是可以发现同样一帮亿万富豪的‘善士’以及他们所资助的各种组织,如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协会’,福特基金会,美国和平协会,国家***捐助基金,人权观察,国际大赦组织,世界危机组织等。在这些人中间,索罗斯最为显眼,他就像一只巨大的章鱼将触角伸向了整个东欧、东南欧、高加索地区和前苏联各共和国。在这些组织的配合下,(索罗斯)不仅可以塑造而且可以制造新闻,公共议程和公众观点,以控制世界和资源,推动美国制造的完美的世界同一的理想。”

在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解体的过程中,索罗斯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在波兰,索罗斯基金对团结工会夺取国家政权居功至伟,对新波兰的头三位总统有着直接影响力。

索罗斯与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花旗银行副总裁安诺.鲁丁、哈佛教授杰佛瑞.萨克斯,一同炮制了让东欧和前苏联一剂毙命的“振荡疗法”。索罗斯自己是这样总结这一疗法的:“我考虑到必须展现出政治体制变化会导致经济改善。波兰就是一个可以尝试的地方。我预备了一些列广泛的经济改革措施,它包括3个组成部分:看紧货币、调整结构和债务重组。我以为三个目标同时完成要好于单独实施。我主张一种宏观经济的债务与股份置换。”

调整产业结构相当于对宏观经济秩序进行全面手术,同时却偏偏要紧缩货币供给,即是动大手术却拒尽给病人输血,最后的结局当然是经济彻底解体,生产严重衰退,人民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产业企业成片倒闭,大量工人失业,社会动荡加剧。

此时,正是国际银行家以“债转股”在吐血大甩卖时,轻松收购这些国家的核心资产。波兰、匈牙利、俄罗斯、乌克兰,一个接一个痛遭洗劫,致使这些国家的经济20年未能恢复元气。与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弱小无力反抗的情况完全不同的是,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拥有着强大到让美国无法安睡的军事气力,在军事实力仍然强大的状态下遭到有组织的疯狂抢劫,这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索罗斯这种灭人之国不用流血的高超手段才是他真正厉害之处。看来欲灭一国先乱其心确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