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九章 美元死穴与黄金一阳指 9.3 美国的“债务悬河”与亚洲人民的“白条”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9.3 美国的“债务悬河”与亚洲人民的“白条”更新时间:2018-10-07

美国80年代发行的规模空前的国债,由于利息颇高,极大地吸引了私人和非银行机构的投资者,外国中心银行也趋之若鹜,在这个现有美元的回流重新使用的过程中,新美元创造较少。到了90年代,由于打垮了世界主要竞争货币,美元国债仍然抢手,进口日常商品的价格在第三世界国家货币普遍贬值的情况下,也显得格外便宜,美国出现了高增长低通胀的黄金岁月。2001年以来,由于反恐战争的庞大开支和80年代以来大量发行的各种期限的国债纷纷到期,以及越来越大的利息支出,迫使美国发行更多的国债来替换老国债。从1913年到2001年,美国在87年里一共积累了6万亿美元的国债,而从2001年到2006年,短短的5年多的时间里,美国竟增加了近3万亿美元的国债,美国联邦国债总量已高达8万8000亿美元,并以天天25.5亿的速度增加着。美国联邦政府的利息支出已在政府开支中高居第三位,仅次于医疗健康和国防,每年高达近4000亿美元,占其财政总收进的17%。

? 美国国债:从1982年到1992年,美国货币增发尚处在“温顺增加”状态,年均增加8%。但从1992年到2002年,美国货币增发进进“快车道”,达到了12%。从2002年开始,由于反恐战争和刺激濒临衰退的经济的需要,在战后利率接近最低点的情况下,美国货币增发速度达到了惊人的15%。实在,从美国国债增发的陡度来看,一切已属必然。美联储在2006年3月公布停止m3广义货币统计报告并不是偶然的。

(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如此严重地透支过未来,美国不仅透支了自己人民的财富,也同样严重地透支着其它国家人民的未来财富,任何一个熟悉股票投资的人,都可以清楚的预见到这种陡度的曲线终极将意味着什么。)

2001年911以来,葛林斯潘为拯救股市和债券市场,不顾后果的把利率从6%迅速降到1%所造成的美元信贷暴涨,使美元在全世界泛滥成灾,人们终于明白了,原来美元实在是印着绿色花纹的纸片。全世界的主要美元持有者几乎同时扑向了房地产,石油,黄金,白银,大宗商品等美联储变不出来的东西。一位法国投资者说:“纽约人能发行美元纸币,但只有上帝才能发行石油和黄金。”其后果就是,原油价格从22美元一桶上涨到60美元,黄金、白银、白金、镍、铜、锌、铅、大豆、糖、咖啡、可可等价格分别是2002年价格的120%到300%。但经济学家仍然信誓旦旦的说通货膨胀只有1-2%,人们不禁想起马克. 吐温的一句名言:世界上有三种谎言:谎言、该死的谎言和统计数字。

更加令人不安的是美国的总债务已高达44万亿美元,这些债务包括联邦国债,州与地方政府债务,国际债务,私人债务的总和。这些债务平摊到每一个美国人身上高达近15万美元,一个四口之家要负担近60万美元的债务。在私人债务中,最令人注目的就是数目庞大的住房按揭贷款和信用卡欠款。假如以5%的守旧利息计算,44万亿美元每年需要支付高达2.2万亿美元的利息,几乎相当于美国联邦政府全年的财政总收进。在全部债务中,近70%的债务都是1990年以后“创造”出来的。现在的美国已经不可能再发动80年代初的高利率战争来套牢第三世界国家了,由于美国本身已经严重负债,任何高利率的政策都无异于经济自杀。

债务“金钱化”,再加上部分储备金这一超级放大器,已经严重透支了美国人民未来的财富。到2006年,美国人所上缴的个人收进所得税的总额,在联邦政府那里仅稍事停留,就立即全部转进银行系统以支付债务美元的利息。个人缴纳的所得税没有一分钱用到了政府身上,各地区的教育开支主要靠当地的地产税收进,全美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和维护用的是汽油税,对外用兵的战争用度恰好即是美国公司缴纳的公司税。换句话说,3亿美国人被银行家“间接征税”了几十年,而且还要年复一年被继续剥削下往。美国人民的储蓄,则通过长期通货膨胀被银行家的“潜伏税收”再刮掉一层皮。

先不论美国的债务人是否还能还得清这利滚利的债务,题目是美国政府压根儿就没有打算偿还国债。美国政府只是不断地用永远增加的新债券往替换老债券以及老债务所累积的利息,循环往复,直至永远。正如美联储费城银行指出,“在另一方面,日益增加的众多分析家现在以为国债是非常有用的,甚至是(经济的)福音。他们以为国债完全不需要减少。”

是啊,假如一个人可以不断靠借越来越多的债务来过着奢侈的生活,而且可以永远不用还钱,天底下只怕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好事了。这种听起来类似“经济永动机”的“好事”,现在正在美国大行其道。这些经济学家们以为可以用不断增加债务来永远享受“美好生活”的想法,与以为一国可以靠多印钞票就能致富的思路,并没有本质区别。

这些学者们还进一步指责亚洲和其它国家过多的储蓄才是造成世界经济结构失调的根本原因,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论调已足以证实其学术道德已堕落到何等触目惊心程度。亚洲国家过多的储蓄?他们哪里还有过多的储蓄呢?这些几十年辛劳积攒的储蓄正在源源不断地通过购买美国国债,被美国吸进了这个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经济永动机”的“伟大试验”中往了。

亚洲国家“出口导向”的经济对美国国债的需求,就像吸毒上瘾一般,一刻不被人吸血,就会周身不通泰。而美国也乐得拿这种实质上“永不偿还”的国债来给亚洲人民打白条。不过,亚洲国家终极必然会意识到,为了区区5%的美国国债名义回报,冒的却是美元资产无法挽回的剧烈贬值的实质风险,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合算的投资。

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指出,假如中国停止均匀每星期几十亿美元国债的购买量,美国经济就会有***烦,但是中国经济由于向美国出口萎缩也会有***烦,事实上,双方已经陷进“金融恐怖平衡”的状态。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