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九章 美元死穴与黄金一阳指 9.8 美元泡沫经济的死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9.8 美元泡沫经济的死穴更新时间:2018-10-07

最近一段时间里,国际石油价格暴涨,伦敦-华尔街轴心众口一辞,都说是中国经济发展惹的祸,无非是要挑起众人对中国的不满,掩盖石油暴涨是为了刺激美元需求这个事实。结果谣言不攻自破,为了中期选举,硬是放了一颗一夜之间发现了“特大油田”的卫星。这与1973年他们策划让石油涨价400%从而刺激美元需求,同时将油价暴涨的责任移祸于中东国家的石油禁运如出一辄。

由于美元泛滥的无法避免的本质,很快,中东核题目又会升温,伊朗战争终极将无法避免,以色列动手也好,美国出手也罢,总之是激惹伊朗用水雷或导弹封闭了霍尔木兹海峡,切断世界2/3的石油通道,于是石油价格会轻易冲上100美元大关,世界对美元的需求又会大增,这次罪魁罪魁是伊朗。只要众人不要对美元发行产生“不健康”的联想就好。

从上世纪70年代黄金遭到“软禁”开始,世界的证券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呈现出反向关系。大宗商品市场极为火暴的70年代,也正是证券市场表现奇差的10年。从80年代初开始的证券市场18年大牛市,则代表着大宗商品市场熊气弥漫的时代。而从2001年开始,大宗商品市场开始了牛气冲天的征途,与此同时,股市、债市、房地产、金融衍生市场也同步狂长。表面上看是美元资产增值,实际上是债务美元的爆炸性扩张所致,而所有的债务必须支付利息,这种债务以利滚利的方式膨胀的结果必然是,原来只需要大宗商品或证券市场中的一个水缸增加容量,就能够消化过剩的美元,而现在,当所有的水缸都被泛滥成灾的美元装满后,还要往外溢出。

题目是到哪里往找这么大的水缸呢?于是华尔街的天才们又开始谈论金融衍生市场的无穷容量概念。他们不断地推出成百上千的新的“金融产品”,不仅在货币、债券、商品、股指、信用、利率等方面动脑筋,更是异想天开地创造出像天气赌博这样的新玩意儿,当从理论上讲,他们可以把未来1年中每一天的好坏都贴上美元标签卖到市场上来,他们同样可以将世界未来100年的每一天的每一个小时,甚至每一分钟的地震、火山、水灾、旱灾、虫灾、流行感冒、交通事故、婚丧嫁娶都做成“金融衍生产品”,名码实价的在金融市场上交易。从这个意义上讲,金融衍生市场的确是“无可限量”。只是这种论调听起来多少有点像1999年IT泡沫至高无上时,华尔街分析家们信誓旦旦地说要为地球上每一粒沙子分配一个IP地址,同样是这些人的祖先在“南海泡沫”时代,还曾发愁世界的金钱太多,没有好的项目来投资,于是有人提出抽干红海的海水看看埃及法老王追摩西和犹太人时,到底有多少金银财宝葬身海底。

当人们已经“高烧”到这种温度时,金融风暴就已经近在咫尺了。

黄金这个长期和系统地被妖魔化为“野蛮的遗迹” 的货币“真龙天子” ,如同一个饱经沧桑历尽磨难的智者,他并不急于张扬,他只是冷眼旁观。夫为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诋毁、嘲笑、打压、咒骂、讽刺,当“伪货币天子”耍尽一切手段后,黄金仍然金光灿灿,而“强势的美元”则早已成强弩之末。

人民终于看出些门道了。

实在,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从来不乏对真实财富的的直觉。人们称和钱有关的活动为“金”融,储放财富的所在叫“银”行,货真价实的东西为“真金白银”。当世界人民再度熟悉到债务货币的本质只不过就是一张欠条+许诺,所谓美元财富只是“一个被超级夸大的白条”和“对财富的无穷许诺”而已,这些债务白条从来就是永远贬值的,而贬值的快慢取决于印刷它们的人的贪婪程度。完全不懂金融的普罗大众,终极将会用他们的直觉和常识往选择存放他们辛勤汗水所创造的财富的“诺亚方船”—黄金和白银。用金融衍生工具“武装到牙齿”的国际银行家,终极将遭遇“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倔强而持续上涨的黄金价格将会无情地推高美国长期债务利率,由于国际银行家们向金融市场兜售了数十万亿美元的“利率保险”合同,保证长期利率不会上涨,一旦长期债务利率出现被金价逼着走高的局面,国际银行家们将会被暴露在他们自身的贪婪所营造的极度风险之中。

最先被黄金持续上涨戳破的将是金融衍生产品市场的弄潮儿—“利率掉期”这个74万亿美元(仅仅是美国贸易银行所申报的数据 )的超级大泡泡。手中资金只有3.5%的GSE们的情势将危如垒卵,黄金价格的猛扑来的如此忽然而猛烈,国债利率波动将异常剧烈和集中,GSE脆弱的利率对冲防线将率先被突破,高达4万亿美元的GSE短期债券会在“几个小时最多几天”的时间内完全丧失活动性,同时陷进困境的还有摩根大通,这个金融衍生市场和黄金衍生市场“霸盘生意”的超级玩主, 试图压制黄金价格和长期利率的操盘手。

率先崩盘的金融衍生市场将产生前所未有的活动性恐慌,当惊恐万状的世界投资者一起试图将手中的各种“保险合同”抛售变现时,所有这些衍生品的生长基地: 货币、债券、商品、石油、股票将同时遭到“电击”,国际金融市场将爆发更大规模的活动性恐慌。为了拯救已不可救药的金融市场废墟,美联储势必如黄河决堤一般地增发美元来“抗洪救灾”,当数十万亿增发的美元如海啸一般冲向世界经济体系时,世界经济将陷进一片混乱。

国际银行家蓄谋废除黄金货币之后仅仅30多年,美国就已经透支了世界80%的储蓄。到今天,美国必须天天继续从世界各国人民的身上“吸血”20亿美元的储蓄才能使美国这部“经济永动机”继续运转,美国的债务和利息增加的速度早已远远超过了世界经济的增长能力。当所有国家真金白银的“过剩储蓄”都被抽光之日,也就是世界金融崩溃之时。这一天的到来,实在已不是会不会的题目,而是何时以何种方式发生的题目。

貌似庞然大物的美元泡沫体系,其致命的死穴就在信心二字,而黄金则是点中这一命门的“一阳指”。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