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章 谋万世者 10.5 中国金融的未来战略:“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10.5 中国金融的未来战略:“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更新时间:2018-10-07

“高筑墙” :要建立对内金融防火墙和对外金融防洪墙两条防御体系。

?? 国际银行家即将大举深进中国金融腹地,中国已无险可守。当人们谈论外资银行进进时,多数人关注的焦点只是外资银行与内地银行争夺居民储蓄大饼,实在,更加危险的是外资银行通过向中国企业和个人提供信贷将直接参与中国的货币发行领域。外资银行透过部分预备金制度,将大举推进中国国家、企业和个人的债务的货币化进程,这些外资银行增发的“信贷人民币”,将通过银行支票、银行票据、信用卡、房地产按揭贷款、企业活动资金贷款、金融衍生产品等多种方式进进中国的经济体内。

假如说几十年来对贷款看眼欲穿而饱受国有银行怠慢的中小企业和个人,对资金的渴求如同干柴,那么服务周到出手大方的外资银行就如同烈火,双方一拍即合之下,中国的信贷洪水泛滥将完全可以预期,大量的资金又将导致更大规模的重复建设,消费物价紧缩和资产通货膨胀同时恶化的情况将更为严重,前者将中国浸泡在刺骨的冰水之中,而后者则是把中国置于火炉上烧烤。当产苎现毓:妥什菽本缟呤保室屑揖徒技糁泄嗣竦难蛎恕9室屑易钭?从来就是经济崩溃之日。

美国立国元勋托马斯.杰弗逊有一句警世名言:“假如美国人民终极让私人银行控制了国家的货币发行,那么这些银行将先是通过通货膨胀,然后是通货紧缩,来剥夺人民的财产,直到有一天早晨当他们的孩子们一觉醒过来时,他们已经失往了他们的家园和他们父辈曾经开拓过的大陆。”

时隔两百多年,杰弗逊的警告今天听起来仍然是那么清楚,那么有震撼力。

外资银行全面进进中国之后,与以前最根本的不同就在于,从前的国有银行固然有推动资产通货膨胀来赚取利润的冲动,但决没有恶意制造通货紧缩来血洗人民财富的意图与能力。中国建国以来之所以从未出现重大经济危机,其原因就是没有人有恶意制造经济危机的主观意图和客观能力,国际银行家全面进进中国之后,情况发生了根本性地变化。

中国对内的金融防火墙,旨在防范外资银行恶意制造通货膨胀推高中国资产泡沫化,继而猛抽银根制造通货紧缩,迫使大批企业倒闭和人民破产,从而以正常价格的几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来贱价收购中国的核心资产。金融治理部分必须严格监控外资银行的信贷发放规模和方向,以储备金比例和储备金成份来进行金融宏观调控,严防外资银行大量将国内债务进行货币化。

对于外资银行与国际对冲基金这样的金融黑客联手,更要严加防范。中国境内的所有公司的金融衍生合约必须上报金融治理部分,尤其是与外资银行所签定的金融衍生合约更需要加倍当心,严防国际金融黑客在海外对中国金融体系实施远程非接触打击,1990年国际银行家远程“核”打击日本股市和金融市场的殷鉴不远。

中国对外的金融防洪墙,主要针对的是美元体系的崩溃危机。在近乎天文数字的44万亿美元债务的沉淀之下,美国经济如同河床高于地面数十米的“地上悬河”一般,庞大的债务复利支出所创造出的活动性泛滥,昼夜冲击着越来越危险的河堤,给生活在“地上悬河”之下低洼地带的中国和其它东亚国家和地区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中国必须紧急行动起来,预备进行金融“抗洪救灾”和“保护人民财产安全”。美元资产的迅速贬值早已不是什么猜测,而是天天正在发生着的事实,现在的状况还只是洪水泄漏而已,一旦发生“塌坝事故”,后果将不堪设想。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已经处于高度风险之中。

在下一场突如其来的严重国际金融风暴中,风眼将是已经超级泡沫化的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和美元体系,黄金和白银将是世界财富最安全的“诺亚方船”。大量增加中国的黄金储备和白银储备,已成为刻不容缓的题目。

广积粮就是官民并举,大幅度进步中国官方和民间的黄金白银储备。中国境内的所有金矿和银矿资源,必须作为最重要的战略资产加以严密保护,并逐步实行全面国有化。

在国际上,应该大力收购黄金和白银的生产公司,作为中国未来黄金白银资源的补充。中国货币的改革的终极方向就是建立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黄金、白银支撑下的“双制度货币体系”,实现稳定的货币度量衡,完成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战略预备。

缓称王就是必须充分考虑到中国自身的困难和局限。世界强国崛起无不是以无与伦比的创新能力独步世界,所谓强国就是能够大量生产出别国无法替换的全新产品和全新服务,大量孕育出世界领先的技术与科学创新,大量产生引领世界文明方向的伟大思想和理念。中国目前还仅仅是在大规模模仿西方生产技术方面很有进展,在思想理念与科学技术创新方面还差之甚远。尤其是在思想文化领域,严重缺乏文明自信心,缺乏自信心的重要表现就是无法辨别西方制度的公道性与不公道性,缺乏批判其明显荒谬之处的道德勇气,不敢尝试西方没有的东西,缺乏试图建立新的世界规则的胆略。这一切,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题目。所以中国只能徐图缓进。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