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财经 > 《货币战争(1)》在线阅读 > 正文 后记:对中国金融开放的几点看法 11.1 中国金融开放的最大风险是缺乏“战争”意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货币战争(1)》 作者/编者:宋鸿兵

11.1 中国金融开放的最大风险是缺乏“战争”意识更新时间:2018-10-07

在探讨中国金融开放的风险题目时,大多数学者和决策者关注的是“战术”层面上的风险,比如外资银行参股控股的风险,金融机构混业经营的监管风险,利率市场化的风险,证券市场波动风险,外汇储备贬值风险,房地产贷款市场风险,资本帐户开放风险,人民币升值风险,国有银行内控缺失风险,金融衍生工具市场风险,巴塞尔协议的冲击风险等等。实在,金融开放的最大风险源自“战略”层面,即金融开放的本质实际上是一场“货币战争”,缺乏战争的意识和预备是中国当前最大的风险!

想当然的把金融领域的开放理解成普通行业的开放是极端危险的。

货币是一种商品,而它不同于其它一切商品之处就在于它是一种社会中每一个行业每一个机构每一个人都需要的商品,对货币发行的控制是所有垄断中的最高形式!

中国的货币发行原本为国家所控制,也只有国家控制货币才能保障社会结构的基本公平。当外资银行进进中国后,中国的货币发行权将处于危险境地。

普通人可能会以为中国的货币就是人民币纸币,只有国家才能印刷和发行货币,外资银行怎么可能自己印人民币呢?实在外资银行们根本不必印发人民币就能“创造”货币供给。它们会引进大量令人眼花缭乱的“创新”金融产品,以各种方式创造债务工具并使之货币化,这就是货币的类似物“活动性”。这些金融货币完全具备实体经济领域货币的购买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外资银行将参与中国人民币的货币发行。

假如当外资银行“创造”的人民币信贷总量超过国有贸易银行时,它们实际上就能够排挤中国的中心银行,控制中国货币的发行权!它们将有能力和意图来恶意制造货币供给的波动,从而先是通过通货膨胀然后是通货紧缩来血洗中国人民的财富,就像历史上反复出现的经济危机一样。

当外国银行势力日渐坐大之后,通过金钱与权力的交易,金钱与金钱的交易,金钱与名誉的交易,金钱与学术的交易,来形成一个中国前所未有的“超级特殊利益团体”的“强强联合” 的局面, 它们将通过提供巨额信贷来奖励那些与它们“心心 相印”的地方政府,它们将物色和重点栽培“有潜力”的新一代政治新星,以图长期政治回报,它们将通过提供学术研究项目基金,来“鼓励和支持”对其有利的各种学术研究成果,它们将大量资助各类社会团体来影响公共议程,从而形成自下而上的强大的“主流***”,它们将慷慨支持新闻媒体的市场化运作,来反应社会对外资银行的“积极评价”,它们将使用高额投资回报来左右出版机构的选题方向,它们将大手笔投资医药行业,包括系统性地妖魔化中医,它们还将逐步向教育领域,法律系统,甚至军队系统进行渗透。在一个商品社会里,没有人会对金钱具有“免疫力”。

外国银行势力还将通过投资来控制中国的电信,石油,交通,航天,军工等国有垄断行业,究竟没有法律规定国有垄断行业不能从外资银行贷款和融资。而外资银行一旦成为中国国有垄断行业的主要资金提供者,它们将把握这些中国的“核心资产”的命根子,外资银行可以随时切断这些重要企业的资金链,从而导致中国核心产业部分的瘫痪。

外资银行进进中国当然是为了赚钱,但不一定是常规的赚法。

金融开放所面临的战略风险远不是金融业本身那么简单,它涵盖了整个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稍有闪失则后果不堪设想。令人遗憾的是,在受中国保护的国有行业名单中,竟然没有最应当受到保护的金融业。目前中国国产的银行家与欧美200多年“血雨腥风”中杀出来的银行巨头们,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这就比如让一个单薄的初中生往和拳王泰森同台较量,人们不需要太多的想象力就可以猜测最后的结果。

由于金融开放的战略风险涉及全局,现有的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分业监管已经不可能承担这样综合性跨行业的战略风险监视重任,建议组建“国家金融安全委员会”将三者的职能同一起来,直属最高决策层。大力加强金融情报研究,加强对外资银行中的职员背景,资金调动,战例收集等方面的研究分析工作。建立国家金融安全保密等级(Security Clearance) 制度,重要金融决策者必须通过该制度审 核。必须考虑对外资银行可以涉及的行业进行“软限制”。制定中国忽然陷于金融危机的各种预案,并定期演练。

金融安全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远比战略核武器更需要严密监视的领域。在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金融安全监管机制之前就贸然全面开放,乃是取乱之道。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