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美学艺术 > 《美的历程》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3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美的历程》 作者/编者:李泽厚

第3章更新时间:2017-10-13

   《古诗十九首》以及风格与之极为接近的苏李诗,无论从形式到内容,都开一代先声。它们在对日常时世、人事、节候、名利、享乐等等咏叹中,直抒胸臆,深发感喟。在这种感叹抒发中,突出的是一种性命短促、人生无常的悲伤。它们构成《十九首》一个基本音调: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人生寄一世,奄怱若飘尘;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万岁更相送,圣贤莫能度;出郭门相视,但见丘与坟被钟嵘推为文温以丽,意悲而远,惊心动魄,可谓几乎一字千金的这些古诗中,却有多少个字用于这种人生无常的慨叹!如改说一字千斤,那么这里就有几万斤的沉重吧。它们与友情、离别、相思、怀乡、行役、命运、劝慰、愿望、勉励结合糅杂在一起,使这种生命短促、人生坎坷、欢乐少有、悲伤长多的感喟,愈显其沉郁和悲凉。

  行行重行行,与君相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匆复道,努力加餐饭。

  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思还故里闾,欲归道无因。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这种对生死存亡的重视、哀伤,对人生短促的感慨、喟叹,从建安直到晋宋,从中下层直到皇家贵族,在相当一段时间中和空间内弥漫开来,成为整个时代的典型音调。曹氏父子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曹操);人亦有言,忧令人老,嗟我白发,生亦何早(曹丕);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晞自顾非金石,咄唶令人悲(曹植)。阮籍有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孔圣临长川,惜逝忽若浮。陆机有天道信崇替,人生安得长,慷慨惟平生,俯仰独悲伤。刘琨有功业未及建,夕陽忽西流,时哉不我与,去乎若云浮。王羲之有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陶潜有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他们唱出的都是这同一哀伤,同一感叹,同一种思绪,同一种音调。可见这个问题在当时社会心理和意识形态上具有重要的位置,是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的一个核心部分。

  这个核心便是在怀疑论哲学思潮下对人生的执著。在表面看来似乎是如此颓废、悲观、消极的感叹中,深藏着的恰恰是它的反面,是对人生、生命、命运、生活的强烈的欲求和留恋。而它们正是在对原来占据统治地位的奴隶制意识形态从经术到宿命,从鬼神迷信到道德节操的怀疑和否定基础上产生出来的。正是对外在权威的怀疑和否定,才有内在人格的觉醒和追求。也就是说,以前所宣传和相信的那套伦理道德、鬼神迷信、谶纬宿命、烦琐经术等等规范、标准、价值,都是虚假的或值得怀疑的,它们并不可信或无价值。只有人必然要死才是真的,只有短促的人生中总充满那么多的生离死别哀伤不幸才是真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抓紧生活,尽情享受呢?为什么不珍重自己生命呢?所以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说得干脆、坦率、直接和不加掩饰。表面看来似乎是无耻地在贪图享乐、fu败、堕落,其实,恰恰相反,它是在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深刻地表现了对人生、生活的极力追求。生命无常、人生易老本是古往今来一个普遍命题,魏晋诗篇中这一永恒命题的咏叹之所以具有如此感人的审美魅力而千古传诵,也是与这种思绪感情中所包含的具体时代内容不可分的。从黄巾起义前后起,整个社会日渐动荡,接着便是战祸不已,疾疫流行,死亡枕藉,连大批的上层贵族也在所不免。徐(干)陈(琳)应(玚)刘(桢),一时俱逝,荣华富贵,顷刻丧落,曹丕曹植也都只活了四十岁既然如此,而上述既定的传统、事物、功业、学问、信仰又并不怎么可信可靠,大都是从外面强加给人们的,那么个人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就突现出来了,如何有意义地自觉地充分把握住这短促而多苦难的人生,使之更为丰富满足,便突现出来了。它实质上标志着一种人的觉醒,即在怀疑和否定旧有传统标准和信仰价值的条件下,人对自己生命、意义、命运的重新发现、思索、把握和追求。这是一种新的态度和观点。正因为如此,才使那些公开宣扬人生行乐的诗篇,内容也仍不同于后世fu败之作。而流传下来的大部分优秀诗篇,却正是在这种人生感叹中抒发着蕴藏着一种向上的、激励人心的意绪情感,它们承受着不同的具体时期而各有不同的具体内容。在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底下的,是烈士墓年,壮心不已的老骥长嘶,建安风骨的人生哀伤是与其建功立业慷慨多气结合交融在一起的。在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后面的,是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企图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去找寻人生的慰藉和哲理的安息。其间如正始名士的不拘礼法,太康、永嘉的抚枕不能寐,振衣独长想(陆机)、何期百炼刚,化为绕指柔(刘琨)的政治悲愤,都有一定的具体积极内容。正由于有这种内容,便使所谓人的觉醒没有流于颓唐消沉;正由于有人的觉醒,才使这种内容具备学术深度。《十九首》、建安风骨、正始之间直到陶渊明的自挽歌,对人生、生死的悲伤并不使人心衰气丧,相反,获得的恰好是一种具有一定浓度的积极感情,原因就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