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文集 > 《毛泽东诗词全集(赏析)》在线阅读 > 正文 10、五古·挽易昌陶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毛泽东诗词全集(赏析)》 作者/编者:毛泽东

10、五古·挽易昌陶更新时间:2018-12-30

 五古·挽易昌陶

毛泽东 1915年6月

去去思君深,思君君不来。

愁杀芳年友,悲叹有馀哀。

衡阳雁声彻,湘滨春溜回。

感物念所欢,踯躅南城隈。

城隈草萋萋,涔泪侵双题。

采采馀孤景,日落衡云西。

方期沆漾游,零落匪所思。

永诀从今始,午夜惊鸣鸡。

鸣鸡一声唱,汗漫东皋上。

冉冉望君来,握手珠眶涨。

关山蹇骥足,飞飙拂灵帐。

我怀郁如焚,放歌倚列嶂。

列嶂青且茜,愿言试长剑。

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

荡涤谁氏子,安得辞浮贱。

子期竟早亡,牙琴从此绝。

琴绝最伤情,朱华春不荣。

后来有千日,谁与共平生?

望灵荐杯酒,惨淡看铭旌。

惆怅中何寄,江天水一泓。

 

这首诗作者抄录在一九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致湘生的信中,随信最早发表在湖南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年七月版《毛泽东早期文稿》。

【注释】

① 五古,五言古体诗的简称。古体诗产生较早,其名称与唐代正式形成的今体诗(亦称近体诗)相对。每篇句数不拘。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杂言诸体,而以五言、七言体较为通行。不要求对仗,平仄与用韵也较自由。

② 易昌陶,名咏畦,湖南衡山人,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就读时的同班同学。1915年3月病死。毛泽东在致湘生(生平不详)信中说:“同学易昌陶君病死,君工书善文,与弟甚厚,死殊可惜。校中追悼,吾挽以诗,乞为斧正。”

③ 去去,越去越远。旧题汉代苏武诗四首其三曰:“去去从此辞。”君,称易昌陶,下同。这两句是说,咏畦君呵您已长辞人世,我对您的思念十分深切,可是您却再也不回来了。

④ 愁杀,愁极。芳年友,青春年少的朋友。这里是作者自指。

⑤ “悲叹”句,旧题苏武诗四首其二曰:“慷慨有馀哀。”《古诗十九首》其五“西北有高楼”篇亦有此句。馀哀,未尽的悲哀。以上二句是说,您的逝去,真让我伤感透了,为之哀叹不已。

⑥ 衡阳,指易昌陶的家乡衡山县,地在湖南中部偏东。三国吴时始置衡阳县,晋代改名衡山县,后世仍之。这里是沿用其旧称。该县境内有南岳衡山,山有回雁峰,相传大雁南飞到此而止。彻,遍。

⑦ 湘滨,湘江边。衡山县及作者此时所在的长沙,均位于湘水之滨。春溜,春水。溜,读去声,水流。

⑧ 感物,这里是说,自然界物候的变化引发了自己的感情的波动。三国魏时曹植《赠白马王彪》诗七章其四曰:“感物伤我怀。”念,思念。所欢,亲密的友人,指易昌陶。汉代刘桢《赠五官中郎将》诗四首其三曰:“涕泣洒衣裳,能不怀所欢?”

⑨ 踯躅,徘徊。南城隈,指长沙城的南角。隈,角落。按第一师范的校址即在长沙南门外的书院坪,其前身是南宋理学家张栻讲过学的“城南书院”。以上四句是说,衡阳雁鸣、湘江春潮都勾引起我对友人的怀念,为此我徘徊在城南角昔日与友人相聚之地,不忍离去。 

草萋萋,暗用《楚辞·招隐士》篇“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之意。萋萋,形容草长得茂盛。 

涔泪,不停流淌的泪水。侵双题,南朝宋谢惠连《捣衣》诗曰:“轻汗染双题。”题,额头。以上二句是说,城南角旧游之地春草已长,而友人却一去永不回还,这不禁令我泪落如雨,满面纵横。 

采采,形容鲜明。馀,剩下。孤景,孤影。景,同“影”。这句倒装,正常语序是“馀采采孤景”。 

衡云,衡山上的云彩。按衡山在长沙之南,这里“衡”字当指长沙之西属于衡山馀脉的岳麓山。以上二句是说,太阳已经落山了,只剩下我孤独的身影还在城南角徘徊。

方期,正期待。沆瀁,形容水的深广。这里代指江湖、湖海。“沆”字,《易君咏畦追悼录》误刊作“沅”。

零落,以草木的凋零喻指人的亡故。匪所思,《易·涣卦》曰:“匪夷所思。”匪,同“非”。以上二句是说,我还期望在不久的将来与您一道远游湖海呢,想不到您却过早地逝去了! 

永诀,《旧唐书》卷六七《李勣传》载李勣语曰:“生死永诀。”谓生者与死者永远分别。 瑏瑧 汗漫,本义是形容漫无边际,这里用如动词,谓漫步。毛泽东当时所记《讲堂录》中有“汗漫九垓,遍游四宇”之语,“汗漫”亦作动词用。东皋,泛指东面的田野或高地。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诗曰:“先期汗漫九垓上。”本句由此化出。 

冉冉,形容缓缓而前。这句倒装,正常语序是“望君冉冉来”。 

握手,《后汉书》卷一五《李通传》曰:“及相见,共语移日,握手极欢。”珠眶,眼眶。涨,指泪水涨满。以上四句是虚构的幻境:鸣鸡报晓时,我漫步在东方原野上,望见您徐徐走来;来到面前,我们手握着手,热泪盈眶。 

蹇,本义为跛足,这里用作使动词。骥足,骏马的蹄足。这句是以关山重重使骏马为之跛足的比喻来摅写自己和友人因世路艰难而壮志未伸、雄才不展的郁闷。

飞飙,急风、狂风。灵帐,荫蔽死者灵柩的帐幕。这句是说易昌陶壮志未酬身先死,天地也为之不平,故有急风拂其灵帐。

本句意同《诗·小雅·节南山》:“忧心如惔。”

怀,胸怀。郁,郁愤。如焚,似火在烧。 

放歌,纵情歌唱。列嶂,群峰。以上二句是说,我为国事而忧心如焚,欲倚群峰而高歌,宣泄胸中的积郁。 

本句用《古诗十九首》其十“迢迢牵牛星”篇“河汉清且浅”句及其十二“东城高且长”篇首句句格。茜,形容鲜明。

愿,思。言,语助词,无实义。以上二句是说,想要将群峰作为长剑来一试锋芒。峭拔的山峰形似青光闪烁的宝剑,故古代文学作品中常用剑来比拟,参见本书《十六字令三首》“刺破青天锷未残”句注文。若解作欲将群峰作为劈刺的对象,来测试自己的剑的锋利程度,似亦可通。 

岛夷,《书·禹贡》篇曰:“岛夷皮服。”本指我国古代生活在海岛上的部族,这里借指日本帝国主义者。日本为岛国,故云。夷,近代以来对外国的统称。 

北山,《诗·小雅》中有《北山》篇,《诗小序》曰:“《北山》,大夫刺幽王也。役使不均,己劳于从事,而不得养其父母焉。”

其诗首章曰:“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从事。王事靡盬,忧我父母。”今人余冠英先生《诗经选》译文曰:“登上北山头,为把枸杞采。强干的士子,早晚都当差。王家的事儿无穷无尽,带累我父母难解忧怀。”本篇中借用来揭露当时的袁世凯反动政府奴役人民,从而被人民所仇恨。尽仇怨,都是仇视、怨恨的人。 

荡涤,冲洗、清除。谁氏子,谁人、何人。 

安得,怎么可以。辞,推辞。浮贱,指地位低、无足轻重。以上二句是说,荡涤当今天下的污秽靠谁呢?靠我们。我们岂可以自己是庶民百姓为理由,推卸这个责任! 

“子期”二句,《吕氏春秋》卷一四《孝行览》二《本味》篇载:“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太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太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又曰:‘善哉乎鼓琴,汤汤乎若流水!’钟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二句用此典故,痛感友人早夭,世无知音。

伤情,伤感、伤心。 

朱华,红花。荣,开花。这句喻指友人已死不能复生。 

谁与,介词“与”后省略了宾语“我”。这两句是说,往后的人生道路还很长,您这一去,谁和我朝夕相处、共此平生呢? 

灵,指死者的遗像、灵位。荐,进、献。 

惨淡,暗淡无色。

铭旌,树立在灵柩前以标识死者姓名的旗幡。这句倒装,正常语序是“看铭旌惨淡”。

中,内心。何寄,寄托于何处? 

泓,本义是形容水深,这里用如量词。一泓,犹言“一潭”、“一派”。

上一章 返回简介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