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读典籍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经典 > 《狼图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八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狼图腾》 作者/编者:姜戎

第十八章更新时间:2015-04-23

  汉朝与唐朝统治全亚洲的幻梦是被十三——十四世纪时的元朝皇帝,忽必烈与铁木耳完泽笃,为古老的中国的利益而把它实现了,将北京变成为俄罗斯、突厥斯坦、波斯、小亚细亚、高丽、西藏、印度支那的宗主国首都。

  …………

  统治人的种族,建立帝国的民族为数并不多。能和罗马人相提并论的是突厥——蒙古人。

  ——(法)勒尼·格鲁塞《草原帝国》

  陈阵不停地搅着稠稠的奶肉粥,粥盆里冒出浓浓的奶香肉香和小米的香气,馋得所有的大狗小狗围在门外哼哼地叫。陈阵这盆粥是专门为小狼熬的,这也是他从嘎斯迈那里学来的喂养小狗的专门技术。在草原上,狗崽快断奶以前和断奶以后,必须马上跟上奶肉粥。嘎斯迈说,这是帮小狗长个头的窍门,小狗能不能长高长壮,就看断奶以后的三四个月吃什么东西,这段时间是小狗长骨架的时候,错过了这三四个月,以后喂得再好狗也长不大了。喂得特别好的小狗要比随便喂的小狗,个头能大出一倍。喂得不好的小狗以后就打不过狼了。

  一次小组集体拉石头垒圈的时候,嘎斯迈指着一条别家的又瘦又矮,乱毛干枯的狗悄悄对陈阵说,这条狗是巴勒的亲兄弟,是一个狗妈生出来的,你看它俩的个头差多少。陈阵真不敢相信狗里面也有武松和武大郎这样体格悬殊的亲兄弟。在野狼成群的草原,有了好狗种还不行,还得在喂养上狠下功夫。因此,他一开始喂养小狼就不敢大意,把嘎斯迈喂狗崽的那一整套经验,全盘挪用到狼崽身上来了。

  他还记得嘎斯迈说过,狗崽断奶以后的这段时间,草原上的女人和狼妈妈在比赛呢。狼妈拼命抓黄鼠、獭子和羊羔喂小狼,还一个劲地教小狼抓大鼠。狼妈妈都是好妈妈,它没有炉子,没有火,也没有锅,不能给小狼煮肉粥,可是狼妈妈的嘴就是比人的铁锅还要好的“锅”。它用自己的牙、胃和口水,把黄鼠旱獭的肉化成一锅烂乎乎温乎乎的肉粥,再喂给小狼,小狼最喜欢吃这种东西了,小狼吃了这样的肉粥长得像春天的草一样快。

  草原上的女人要靠狗来下夜挣工分,女人们就要比狼妈妈更尽心更勤快才成。草原上懒女人养赖狗,好女人养大狗。到了草原,只要看这家的狗,就知道这家的女人是好是赖啦。后来陈阵就经常猛夸巴勒,夸得嘎斯迈笑弯了腰。陈阵一直想喂养出像巴勒一样的大狗,此时他更想喂养出一条比狼妈喂养的更大更壮的狼。

  自从养了小狼,陈阵一下子改变了自己的许多生活习惯。张继原挖苦说陈阵怎么忽然变得勤快起来,变得婆婆妈妈的,心比针尖还细了。陈阵觉得自己确实已经比可敬可佩的狼妈和嘎斯迈还要精心。他以每天多做家务的条件,换得梁建中允许他挤牛奶。他每天还要为小狼剁肉馅,既然是长骨架光喂牛奶还不够,还得再补钙。他小时候曾被妈妈喂过几年的钙片,略有这方面的知识,就在剁肉馅的时候剁进去一些牛羊的软骨。有一次他还到场部卫生院弄来小半瓶钙片,每天用擀面杖擀碎一片拌在肉粥里。这可是狼妈妈和嘎斯迈都想不到的。陈阵又嫌肉粥的营养不全,还在粥里加了少许的黄油和一丁点盐。粥香得连陈阵自己都想盛一碗吃了,可是还有三条小狗呢,他只好把口水咽下去。

  小狼的身子骨催起来了,它总是吃得肚皮溜溜圆,像个眉开眼笑的小弥勒,真比秋季的口蘑长势还旺,身长已超过小狗们半个鼻子长了。

  陈阵第一次给小狼喂奶肉粥的时候,他还担心纯肉食猛兽不肯吃粮食。肉粥肉粥,但还是以小米为主。结果大出意外,当他把温温的肉粥盆放到小狼的面前的时候,小狼一头扎进食盆,狼吞虎咽,兴奋得呼呼喘气,一边吃一边哼哼,直到把满盆粥吃光舔净才抬起头来。陈阵万万没有想到狼也能吃粮食,不过他很快发现,小狼决不吃没有掺肉糜和牛奶的小米粥。

  小狼的肉奶八宝粥已经不烫了。陈阵将粥盆放在门内侧旁的锅碗架上,然后轻轻地开了一道门缝,再贴身挤出了门,又赶紧把门关上。除了二郎,一群狗和小狼全都扑了过来。黄黄和伊勒都将前爪搭到陈阵的胸前,黄黄又用舌头舔陈阵的下巴,张大嘴哈哈地表示亲热。三条小胖狗把前爪搭在陈阵的小腿上一个劲地叼他的裤子。小狼却直奔门缝,伸长鼻子顺着门缝,上上下下贪婪地闻着蒙古包里的粥香,还用小爪子抠门缝急着想钻进去。

  陈阵感到自己像一个多子女的单身爸爸,面对一大堆自己宠爱的又嗷嗷待哺的爱子爱女们,真不知道怎样才能顾了这个,又不让另一个受冷落。他偏爱小狼,但对自己亲手抚养的这些宝贝狗们,哪一个受了委屈他也心疼。他不能立即给小狼喂食,先得把狗们安抚够了才成。

  陈阵把黄黄伊勒挨个拦腰抱起来,就地悬空转了几个圈,这是陈阵给两条大狗最亲热的情感犒赏,它们高兴得把陈阵下巴舔得水光光黏乎乎。接着他又挨个抱起小狗们,双手托着小狗的胳肢窝,把它们一个个地举到半空。放回到地上后,还要一个一个地摸头拍背抚毛,哪个都不能落下。这项对狗们的安抚工作是养小狼以后新增加的,小狼没来以前就不必这样过分,以前陈阵只在自己特别想亲热狗的时候才去和狗们亲热。可小狼来了以后,就必须时时对狗们表示加倍的喜爱,否则,狗们一旦发现主人的爱已经转移到小狼身上,狗们的嫉妒心很可能把小狼咬死。陈阵真没想到在游牧条件下,养一条活蹦乱跳的小狼,就像守着一个火药桶,每天都得战战兢兢过日子。这些天还是在接羔管羔的大忙季节,牧民很少串门,大部分牧民还不知道他养了一条小狼,就是听说了也没人来看过。可以后怎么办?骑虎难下,骑狼更难下。

  天气越来越暖和,过冬的肉食早在化冻以后割成肉条,被风吹成肉干了。没吃完的骨头也已被剔下了肉,风干了。剩下的肉骨头,表面的肉也已干硬,虽然带有像霉花生米的怪臭味,仍是晚春时节仅存的狗食。陈阵朝肉筐车走去,身后跟着一群狗,这回二郎走在最前面,陈阵把它的大脑袋夹搂在自己的腰胯部。二郎通点人性了,它知道这是要给它喂食,已经会用头蹭蹭陈阵的胯,表示感谢。陈阵从肉筐车里拿出一大笸箩肉骨头,按每条狗的食量分配好了,就赶紧向蒙古包快步走去。

  小狼还在挠门,还用牙咬门。养了一个月的小狼,已经长到了一尺多长,四条小腿已经伸直,有点真正的狼的模样了。最明显的是,小狼眼睛上的蓝膜完全褪掉了,露出了灰黄色的眼球和针尖一样的黑瞳孔。狼嘴狼吻已变长,两只狼耳再不像猫耳了,也开始变长,像两只三角小勺竖在头顶上。脑门还是圆圆的,像半个皮球那样圆。小狼已经在小狗群里自由放养了十几天了,它能和小狗们玩到一块去了。但在没人看管的时候和晚上,陈阵还得把它关进狼洞里,以防它逃跑。黄黄和伊勒也勉强接受了这条野种,但对它避而远之。只要小狼一接近伊勒,用后腿站起来叼奶头,伊勒就用长鼻把它挑到一边去,连摔几个滚。只有二郎对小狼最友好,任凭小狼爬上它的肚皮,在它侧背和脑袋上乱蹦乱跳,咬毛拽耳,拉屎撒尿也毫不在意。二郎还会经常舔小狼,有时则用自己的大鼻子把小狼拱翻在地,不断地舔小狼少毛的肚皮,俨然一副狗爹狼爸的模样,小狼完全像是生活在原来的狼家里。快活得跟小狗没有什么两样。但陈阵发现,其实小狼早已在睁开眼睛以前,就嗅出了这里不是它真正的家,狼的嗅觉要比它的视觉醒得更早。

  陈阵一把抱起小狼,但在小狼急于进食的时候,是万万不能和它亲近的。陈阵拉开门,进了包,把小狼放在铁桶炉前面的地上。小狼很快就适应了蒙古包天窗的光线,立刻把目光盯准了碗架上的铝盆。陈阵用手指试了试肉粥的温度,已低于自己的体温,这正是小狼最能接受的温度。野狼是很怕烫的动物,有一次小狼被热粥烫了一下,吓得夹起尾巴,浑身乱颤,跑出去张嘴舔残雪。它一连几天都害怕那个盆,后来陈阵给它换了一个新铝盆,它才肯重新进食。

  为了加强小狼的条件反射,陈阵又一字一顿地大声喊:小狼,小狼,开……饭……喽。话音未落,小狼嗖地向空中蹿起,它对“开饭喽”的反应已经比猎狗听口令的反应还要激暴。陈阵急忙把食盆放在地上,蹲在两步远的地方,伸长手用炉铲压住铝盆边,以防小狼踩翻食盆。小狼便一头扎进食盆狼吞起来。

  世界上,狼才真正是以食为天的动物。与狼相比,人以食为天,实在是太夸大其辞了。人只有在大饥荒时候才出现像狼一样凶猛的吃相。可是这条小饱狼在吃食天天顿顿都充足保障的时候,仍然像饿狼一样凶猛,好像再不没命地吃,天就要塌下来一样。狼吃食的时候,绝对六亲不认。小狼对于天天耐心伺候它吃食的陈阵也没有一点点好感,反而把他当作要跟它抢食、要它命的敌人。

  一个月来,陈阵接近小狼在各方面都有进展,可以摸它抱它亲它捏它拎它挠它,可以把小狼顶在头上,架在肩膀上,甚至可以跟它鼻子碰鼻子,还可把手指放进狼嘴里。可就是在它吃食的时候,陈阵绝对不能碰它一下,只能远远地一动不敢动地蹲在一旁。只要他稍稍一动,小狼便凶相毕露,竖起挺挺的黑狼毫,发出低低沙哑的威胁咆哮声,还紧绷后腿,作出后蹲扑击的动作,一副亡命徒跟人拼命的架势。陈阵为了慢慢改变小狼的这一习性,曾试着将一把汉式高粱穗扫帚伸过去,想轻轻抚摸它的毛。但是扫帚刚伸出一点,小狼就疯似地扑击过来,一口咬住,拼命后拽,硬是从陈阵手里抢了过去,吓得陈阵连退好几步。小狼像扑住了一只羊羔一样,扑在扫帚上脑袋急晃、疯狂撕啃,一会儿就从扫帚上撕咬下好几缕穗条。陈阵不甘心,又试了几次,每次都一样,小狼简直把扫帚当作不共戴天的仇敌,几次下来那把扫帚就完全散了花。梁建中刚买来不久的这把新扫帚,最后只剩下秃秃的扫帚把,气得梁建中用扫帚把把小狼抽了几个滚。此后,陈阵只好把在小狼吃食的时候摸它脑袋的愿望,暂时放弃了。

  这次的奶粥量比平时几乎多了一倍,陈阵希望小狼能剩下一些,他就能再加点奶水和碎肉,拌成稍稀一些的肉粥,喂小狗们。但是他看小狼狂暴的进食速度,估计剩不下多少了。从它的这副吃相中,陈阵觉得小狼完全继承了草原狼的千古习性。狼具有战争时期的军人风格,吃饭像打仗。或者,真正的军人具有狼的风格,假如吃饭时不狂吞急咽,军情突至,下一口饭可能就要到来世才能吃上了。陈阵看着看着,生出一阵心酸,他像是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狼吞虎咽的流浪儿一样,它的吃相就告诉了你,那曾经的凄惨身世和遭遇。若不是如此以命争食,在这虎熊都难以生存的高寒严酷的蒙古草原,狼却如何能顽强地生存下呢。

  陈阵由此看到了草原狼艰难生存的另一面。繁殖能力很高的草原狼,真正能存活下来的,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毕利格老人说,腾格里有时惩罚狼,也是六亲不认的,一场急降的没膝深的大雪,就能把草原上大部分的狼冻死饿死。一场铺天盖地的狂风猛火,也会烧死熏死成群的狼。从灾区逃荒过来的饿疯了的大狼群,也会把本地的狼群杀掉一大半。加上牧人早春掏窝、秋天下夹、初冬打围、严冬枪杀,能侥幸活下来的狼便是少数了。老人说,草原狼都是饿狼的后代,原先那些丰衣足食的狼,后来都让逃荒来的饥狼打败了。蒙古草原从来都是战场,只有那些最强壮、最聪明、最能吃能打、吃饱的时候也能记得住饥饿滋味的狼,才能顽强地活下来。

  小狼在食盆里急冲锋,陈阵越看越能体会食物对狼的命运的意义。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即使是良种,但若争抢不到食物,不把恐怖的饥饿意识,体现在每一根骨头每一根肉丝上,它只能成为狼世界中矮小的武大郎,最后被无情淘汰。

  陈阵逐渐发现,蒙古草原狼有许多神圣的生存信条,而以命拼食、自尊独立就是其中的根本一条。陈阵在喂小狼的时候,完全没有喂狗时那种高高在上救世济民的感觉。小狼根本

  不领情,小狼的意识里绝没有被人豢养的感觉,它不会像狗一样一见到主人端来食盆,就摇头摆尾感激涕零。小狼丝毫不感谢陈阵对它的养育之恩,也完全不认为这盆食是人赐给它的,而认为这是它自己争来的夺来的。它要拼命护卫它自己争夺来的食物,甚至不惜以死相拼。在陈阵和小狼的关系中,养育一词是不存在的,小狼只是被暂时囚禁了,而不是被豢养。小狼在以死拼食的性格中,似乎有一种更为特立独行、桀骜不驯的精神在支撑着它。陈阵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冷,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将这条小狼留住并养大。

  陈阵最后还是打消了在小狼吃食时抚摸它的愿望,决定尊重小狼的这一高贵的天性。以后他每次给小狼喂食的时候,都会一动不动地跪蹲在离小狼三步远的地方,让小狼不受任何干扰地吞食。自己也在一旁静静地看小狼进食,虔诚地接受狼性的教诲。

  转眼间,小狼的肚皮又胀得快要爆裂,吞食的速度大大下降,但仍在埋头拼命地吃。陈阵发现,小狼在吃撑以后就开始挑食了,先是挑粥里的碎肉吃,再挑星星点点的肉丁吃,它锐利的舌尖像一把小镊子,能把每一粒肉丁都镊进嘴里。不一会儿,杂色的八宝肉粥变成了黄白一色的小米粥了。陈阵睁大眼睛看,小狼还在用舌尖镊吃着东西,陈阵再仔细看,他乐了,小狼居然在镊吃黄白色粥里的白色肥肉丁和软骨丁。小狼一边挑食,一边用鼻子像猪拱食一样把小半盆粥拱了个遍,把里面所有荤腥的瘦肉丁、肥肉丁和软骨丁,丁丁不落地挑到嘴里。小狼又不甘心地翻了几遍,直到一星肉丁也找不到的时候,它仍不抬头。陈阵伸长脖子再仔细看它还想干什么,陈阵几乎乐出了声,小狼居然在用舌头挤压剩粥,把挤压出来的奶汤舔到嘴里面,奶也是狼的美食啊。当小狼终于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大盆香喷喷的奶肉八宝粥,竟被小狼榨成了小半盆没有一点油水,干巴巴的小米饭渣,色香味全无。陈阵气得大笑,他没想到这条小狼这么贪婪和精明。

  陈阵没有办法,只好在食盆里加上一把碎肉,加了剩留的牛奶,再加上一点温水,希望还能兑出大半盆稀肉粥,可是他怎么搅也只能搅出肉水稀饭来。陈阵把食盆端到包外,把稀汤饭倒进狗的食盆里,小狗们一拥而上,但马上就不满地哼哼叫起来了。陈阵感到了牧业的艰辛,喂养狗也是牧业分内的一件苦差事,再加上一条狼,他就更辛苦了。而这份苦,完全是他心甘情愿自找的。

  小狼撑得走不动道了,趴在地上远远地看小狗们吃剩汤。小狼吃饱了什么都好说,陈阵走近小狼,亲热地叫它的名字:小狼,小狼。小狼一骨碌翻了个身,四爪弯曲,肚皮朝天,头皮贴地,顽皮淘气地倒看着陈阵。陈阵上前一把抱起小狼,双手托着小狼的胳肢窝,把它高高地举上天,一连举了五六次,小狼又怕又喜,嘴高兴地咧着,可后腿紧紧夹着尾巴,腿还轻轻地发抖。但小狼已经比较习惯陈阵的这个举动了,它好像知道这是一种友好的行为。陈阵又把小狼顶在脑袋上,架在肩膀上,但它很害怕,用爪子死死抠住陈阵的衣领。

  回到地上,陈阵盘腿坐下,就把小狼肚皮朝天放在了自己腿上,给它做例行的肚皮按摩,这是母狗和母狼帮助小崽们食后消化的工作,现在轮到他来做了。陈阵觉得这件事很好玩,用巴掌慢慢揉着一条小狼的肚皮,一边听着小狼舒服快乐哼哼声,和小狼打嗝放屁的声音。吃食时狂暴的小狼这时候变成了一条听话的小狗,它用两只前爪抱住陈阵的一根手指头,不断地舔,还用尖尖的小狼牙轻轻地啃咬。小狼的目光也很温柔,揉到特别舒服的时候,小狼的狼眼里还会充满盈盈的笑意,似乎把陈阵当作了一个还算称职的后妈。

  辛苦之余,小狼又给了他加倍的欢乐。此时陈阵忽然想起在遥远的古代,或者不知什么地方的现在,一条温柔的母狼在用舌头给刚吃饱奶的“狼孩”舔肚皮,光溜溜的小孩高兴得啃着自己的脚趾头,格格地笑。一群大小野狼围在这团小胖肉旁边相安无事,甚至还会叼肉来给他吃。从古到今,天下母狼收养了多少人孩,天下的人又收养了多少狼崽。多年来关于狼的奇特传说,如今陈阵能够身临其境了,他能亲身感受、亲手触摸到狼性温柔善良的一面。他心里涌出冲动,希望能替天下所有的狼孩,无论是古匈奴、高车、突厥,还是古罗马、印度和苏联的狼孩们,回报人类对它们的敬意。他低下头用自己的鼻子碰了碰小狼的湿鼻头,小狼竟像小狗一样地舔了一下他的下巴,这使他兴奋而激动。这是小狼第一次对他表示信任,他和小狼的感情又进了一步。他慢慢地享受品味着这种纯净的友谊,觉得自己的生命向远古延伸得很远很远。有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很老很老了,却还保持着人类幼年时代的野蛮童心。

  惟独使他隐隐不安的是:这条小狼不是在野外捡来的,也不是病死战死的母狼的弃儿或遗孤。那种收留和收养充满了自然原始的爱,可他的这种强盗似的收养,却充满了人为的刻意。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和研究,把天下流传至今美好的人狼故事,强制性地倒行逆施了。他时时都在担心那条被抄了窝的母狼来报复。这也许是科学和文明进程中的冷酷与无奈?但愿这种冷酷和新野蛮能为腾格里所理解——他的本意是想由此进入草原民族的狼图腾精神领域呵。

  二郎已经把它那份食物吃完了,它向陈阵慢慢走来。二郎每次看到陈阵抱着小狼给它揉肚皮的时候,总会走得很近好奇地望着他俩,有时还会走到小狼的身旁给它舔肚皮。陈阵伸手摸摸二郎的脑袋,它冲他轻轻咧嘴一笑。自从陈阵收养了小狼以后,二郎与他的距离忽然缩短了。难道他自己身上也有野性和狼性?而且也被它嗅了出来?如是那样倒有意思了:一个有野性狼性的人,一条有野性狼性的狗,再加上一条纯粹的野狼,共同生活在充满野性狼性的草原上。那他的情感年龄就突然变得高龄起来。他竟然获得了从远古一直到现代的全部真实感觉,远古的感觉越真实,他就觉得自己的生命越久远。难道现代人总想跑到原始环境里去探奇,难道在下意识中是为了从相反的方向来“延长”自己的寿命吗?他的生活忽然变得比奇特的狼孩故事还要奇特。

  陈阵觉得自从对草原狼着了魔以后,他身上萎靡软弱无聊的血液好像正在减弱,而血管里开始流动起使他感到陌生的狼性血液。生命变得茁壮了,以往苍白乏味的生活变得充实饱满了。他觉得自己重新认识了生命和生活,开始珍惜和热爱生命和生活。他渐渐理解为什么《热爱生命》是与一条垂死的狼联系在一起的。为什么列宁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要让他的夫人再给他朗读杰克·伦敦的小说《热爱生命》。列宁是在听着人与狼生死搏斗的故事中安详长眠的,他的灵魂也可能是由异族的狼图腾带到马克思那里去了。连世上生命力最旺盛的伟人都要到荒原和野狼那里去寻找生命的活力,更何况他这个普通人了。

  陈阵的思绪渐渐走远。他突然觉得,生命的真谛不在于运动而在于战斗。哺乳动物的生命起始,亿万个精子抱着决一死战的战斗精神,团团围攻一枚卵子,杀得前赴后继,尸横遍宫。那些只运动不战斗、游而不击的精子全被无情淘汰,随尿液排出体外。只有战斗力最顽强的一个精子勇士,踏着亿万同胞兄弟的尸体,强悍奋战,才能攻进卵子,与之结合成一个新人的生命胚胎。此间卵子不断地分泌杀液,就是为了消灭一切软弱无战斗力的精子。生命是战斗出来的,战斗是生命的本质。世界上曾有许多农耕民族的伟大文明被消灭,就是因为农业基本上是和平的劳动;而游猎游牧业、航海业和工商业却时时刻刻都处在残酷的猎战、兵战、海战和商战的竞争战斗中。如今世界上先进发达的民族都是游牧、航海和工商民族的后代。连被两个大国紧紧封闭在北亚高寒贫瘠内陆、人口稀少的蒙古民族,依然没有被灭绝,显然要比历史上古埃及,古巴比伦和古印度的农耕民族,更具战斗力和生命力。

  小狼开始在陈阵的腿上乱扭,陈阵知道小狼要撒尿拉屎了。它也看到了二郎,想跟它一块玩了。陈阵松开手,小狼一骨碌跳下地,撒了一泡尿就去扑闹二郎,二郎乐呵呵地卧下来,充当小崽们的玩具“假山”。小狼爬到了二郎背上玩耍。小狗们也想爬上来玩,但都被小狼拱下去,小狼沙哑地咆哮发威,一副占山为王的架势。两条小公狗突然一起发动进攻,叼住小狼的耳朵和尾巴,然后一起滚下狗背,三条小狗一拥而上,把小狼压在身下乱掐乱咬,小狼气呼呼地踹腿挣扎,拼命反抗,打得不可开交,地面上尘土飞扬。可是不一会儿,陈阵就听到一条小公狗一声惨叫,一条小爪子上流出了血,小狼居然在玩闹中动了真格的了。

  陈阵决定主持公道,他揪着小狼的后脖颈把它拎起来,走到小公狗面前,把小狼的头按在小狗受伤的爪子前面,用小狼的鼻子撞小狗的爪子,但小狼毫无认错之意,继续皱鼻龇牙发狼威,吓得小狗们都躲到伊勒的身后。伊勒火冒三丈,它先给小狗舔了几下伤,便冲到小狼面前猛吼了两声,张口就要咬。陈阵急忙把小狼抱起来转过身去,吓得心通通乱跳,他不知道哪天两条大狗真会把小狼咬死。在没有笼子和圈的情况下,养着这么一个小霸王太让他操心了。陈阵连忙摸头拍背安抚伊勒,总算让它消了气。陈阵再把小狼放在地下,伊勒不理它,带着三条小狗到一边玩去了。小狼又去爬二郎的背,奇怪是,凶狠的二郎对小狼总是宽容慈爱有加。

  忙完了喂食,陈阵开始清理牛车,为搬家迁场做准备。突然他看见毕利格老人赶着一辆牛车,拉了一些木头朝他的蒙古包走来。陈阵慌忙从牛车上跳下来,抓起小狼,将小狼放进狼窝,盖好木板,压上大石头。他心跳得也希望能有一块大石头来压一压。

  黄黄伊勒带着小狗们摇着尾巴迎向老人,陈阵赶紧上前帮老人卸车拴牛,并接过老人沉重的木匠工具袋。每次长途迁场之前,老人总要给知青包修理牛车。陈阵提心吊胆地说:阿阿……爸,我自个儿也能凑和修车了,以后您老就别再帮我们修了。

  老人说:凑合可不成。这回搬家路太远,又没有现成的车道,要走两三天呐。一家的车误在半道,就要耽误全队全组的车队。

  陈阵说:阿爸,您先到包里喝口茶吧,我先把要修的车卸空。

  老人说:你们做的茶黑乎乎的,我可不爱喝。说完突然朝压着石头的木板走去,沉着脸

  说道:我先看看你养的狼崽。

  陈阵吓慌了神,连忙拦住了老人说:您先喝茶吧,别看了。

  老人瞪圆杏黄色的眼珠喝道:都快一个多月了,还不让我看!

  陈阵横下一条心说:阿爸,我打算把狼崽养大了,配一窝狼狗崽……

  老人满脸怒气,大声训道:胡闹!瞎胡闹!外国狼能配狼狗,蒙古狼才不会配呢。蒙古狼哪能看上狗,狼配狗?做梦!你等着狼吃狗吧!老人越说越生气,每一根山羊胡子都在抖动:你们几个越来越不像话了。我在草原活了六十多岁,还从没听说有人敢养狼。那狼是人可以养的吗?狼能跟狗一块堆儿养的吗?跟狼比,狗是啥东西?狗是吃人屎的,狼是吃人尸的。狗吃人屎,是人的奴才;狼吃人尸,是送蒙古人的灵魂上腾格里的神灵。狼和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能把它们俩放到一块堆儿养吗?还想给狼和狗配对?要是我们蒙古人给你们汉人的龙王爷配一头母猪,你们汉人干吗?冒犯神灵!冒犯蒙古祖宗!冒犯腾格里啊!你们要遭报应的啊,连我这个老头子也要遭报应……

  陈阵从没见过老人发这么大的火。小狼这个火药桶终于爆炸了,陈阵的心被炸成了碎片。老人这次像老狼一样动了真格了,他生怕老人气得一脚踢上石头踢伤了脚,再气得一石头砸死小狼。老人铁嘴狼牙,越说越狠,毫无松口余地:一开始听说你们养了一条狼崽,我还当是你们内地人汉人学生不懂草原规矩,不知道草原忌讳,只是图个新鲜,玩几天就算了。后来听说道尔基也养了一条,还打算配狼狗,真打算要养下去了。这可不成!今儿你就得当着我的面把这条狼崽给处理掉……

  陈阵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草原养狼,千年未有。士可杀,不可辱。狼可杀可拜,但不可养。一个年轻的汉人深入草原腹地,在草原蒙古人的祖地,在草原蒙古人祭拜腾格里,祭拜蒙古民族的兽祖、宗师、战神和草原保护神狼图腾的圣地,像养狗似的养一条小狼,实属大逆不道。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古代草原,陈阵非得被视作罪恶的异教徒,五马分尸抛尸喂狗不可。就是在现代,这也是违反国家少数民族政策、伤害草原民族感情的行为。但陈阵最怕的,是他真的深深地激怒和伤害了毕利格老阿爸,一位把他领入草原狼图腾神秘精神领域的蒙古老人,而且就连他掏出的那窝狼崽,也是在老人一步步指点下挖到手的。他无法坚持,也不能做任何争辩了。他哆哆嗦嗦地叫道:阿爸。老人手一甩喊道:甭叫我阿爸!陈阵苦苦央求:阿爸,阿爸,是我错了,是我不懂草原规矩,冒犯了您老……阿爸,您说吧,您说让我怎么处理这条可怜的小狼吧。陈阵的泪水猛然涌出眼眶,止也止不住,泪水洒在小狼和他刚才还快活地玩耍和亲吻的草地上。

  老人一愣,定定地望着陈阵,显然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条小狼。老人肯定知道陈阵养狼根本就不是为了配狼狗,而是被草原狼迷昏了头。陈阵是他精心栽培的半个汉族儿子,他对草原狼的痴迷已经超过了大部分蒙古年轻后生,然而,恰恰是这个陈阵,干出了使老人最不能容忍的恶行。这是老人从未遇到过的,也从未处理过的一件事情。

  老人仰望腾格里长叹一声,说道:我知道你们汉人学生不信神,不管自个儿的灵魂。虽说这两年多,你是越来越喜欢草原和狼了,可是,阿爸的心你还是不明白。阿爸老了,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了。草原又苦又冷,蒙古人像野人一样在草原上打一辈子仗,蒙古老人都有一身病,都活不长。再过不了多少年,你阿爸就要去腾格里了。你咋能要把阿爸的灵魂带上腾格里的狼养在狗窝里呢?你这么做,阿爸有罪啊,腾格里兴许就不要你阿爸的灵魂了,把我打入戈壁下面又呛又黑的地狱。草原上要是都像你对奴才一样待狼,蒙古人的灵魂就没着没落了……

  陈阵小声辩解说:阿爸,我哪是像对奴才一样对待小狼啊,我自己都成小狼的奴才了。我天天像伺候蒙古王爷少爷一样地伺候小狼,挤奶喂奶,熬粥喂粥,煮肉喂肉。怕它冷,怕它病,怕它被狗咬,怕它被人打,怕老鹰把它抓走,怕母狼把它叼走,连睡觉都睡不安稳。连梁建中都说我成了小狼的奴隶。您是知道的,我是最敬拜狼的汉人。腾格里全看得见,腾格里最公平,它是不会怪罪您老的。

  老人又是微微一愣,他相信陈阵说的全是真的。如果陈阵像供神灵,供王爷一样地供着小狼,这是冒犯神灵还是敬重神灵呢?老人似乎难以做出判断。不管在方式上,陈阵如何不合蒙古草原的传统和规矩,但陈阵的心是诚的。蒙古草原人最看重的就是人心。老人像狼一样凶狠的目光渐渐收敛。陈阵希望争取睿智的老阿爸,能给他这个敬重狼图腾的汉族年轻人一个破例,饶了那个才出生两个月多的小生命。

  陈阵隐约看到了一线希望,他擦干眼泪,喘了一口气,压了压自己恐慌而又焦急的情绪说:阿爸,我养狼就是想实实在在地摸透草原狼的脾气和品行,想知道狼为什么那么厉害,那么聪明,为什么草原民族那样敬拜狼。您不知道,我们汉族人是多么恨狼,把最恶最毒的人叫作狼,说他们是狼心狗肺,把欺负女人的人叫做大色狼,说最贪心的人是狼子野心,把美帝国主义叫做野心狼,大人吓唬孩子,就说是狼来了……

  陈阵看老人的表情不像刚才那样吓人,壮了壮胆子接着说下去:

  在汉人的眼里,狼是天下最坏最凶恶最残忍的东西,可是蒙古人却把狼当神一样地供起来,活着的时候学狼,死了还把自己喂狼。一开始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在草原两年多了,要不是您经常开导我,给我讲狼和草原的故事和道理,经常带我去看狼打狼,我不会这么着迷狼的,也不会明白了那么多的事理。可是我还是觉着从远处看狼琢磨狼,还是看不透也

  琢磨不透,最好的办法就是养条小狼,近近地看,天天和它打交道。养了一个多月的小狼,我还真的看到了许多以前没有看到的东西,我越来越觉得狼真是了不起的动物,真是值得人敬拜。可到现在,咱们牧场还有一大半的知青,没有改变对狼的看法呢。知青到了草原还不明白狼,那没到过草原的几亿汉人哪能明白呢。以后到草原上来的汉人越来越多,真要是把狼都打光了,草原可怎么办呢?蒙古人遭殃,汉人就更要遭大殃。我现在真是很着急,我不能眼看着这么美的草原被毁掉……

  老人掏出烟袋,盘腿坐到石头前。陈阵连忙拿过火柴,给老人点烟。老人抽了几口说:是阿爸把你带坏了……可眼下咋办?孩子啊,你养狼不替你阿爸想,也得替乌力吉想想,替大队想想。老乌场长刚被罢了官,四个马倌记了大过,这是为的啥?就是上面说老乌尽护着狼了,从来不好好组织打狼,还说你阿爸是条老狼,大队的头狼,咱们二队是狼窝。这倒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咱队的知青还真的养了一条小狼。别的三个大队的学生咋就不养?这不是明摆着说你是受二队坏人的影响吗?你这不是往人家手里送把柄吗?

  老人忧郁的目光,从一阵阵烟雾中传递出来,他的声音越发低沉:

  再说,你养小狼,非把母狼招来不可,母狼还会带一群狼过来。额仑草原的母狼最护崽,它们的鼻子也最尖,我估摸母狼一准能找见它的崽子,找到你这块营盘来报复。额仑的狼群什么邪兴的事都能干得出来,咱们队出的事故还少吗?要是再出大事故,老乌和队里的干部就翻不了身了,要是狼群盯上了你的羊群,逮个空子毁掉你大半羊群,你养狼招狼,毁了集体的财产,你没理啊,那你非得坐牢不可……

  陈阵的心刚刚暖了一半,这下又凉下去多半截。在少数民族地区养狼,本身就违反民族政策,而在羊群旁边养狼,这不是有意招狼,故意破坏生产吗?如果再联系到他的“走资派”父亲的问题,那绝对可以上纲上线,而且还要牵连到许多人。陈阵的手不由地微微发抖,看来今天自己不得不亲手把小狼抛上腾格里了。

  老人的口气缓和了些,说:包顺贵上台了,他是蒙族人,可早就把蒙古祖宗忘掉了,他比汉人还要恨狼,不打狼就保不住他的官。你想,他能让你养狼吗?

  陈阵还在做最后一线希望的努力,他说:您能不能跟包顺贵说,养狼是为了更好地对付狼,是科学实验。

  老人说:这事你自个儿找他去说吧,今天他就来我家住,明天你就找他去吧。老人站起身,回头看了看那块大石头说:你养狼,就不怕狼长大了咬羊?咬你,再咬别人?狼牙有毒,咬上一口,没准人就没命了。我今天就不看狼崽了,看了我心里难受。走,修车去吧。

  老人修车时候一句话也不说。陈阵还没有做好处死小狼的心理准备,但是他不能再给处境困难的老阿爸和乌力吉添乱了……

  老人和陈阵修好了两辆牛车,正要修第三辆车的时候,三条大狗猛吼起来,包顺贵和乌力吉一前一后地骑马跑了过来,陈阵急忙喝住了狗。包顺贵一下马就对毕利格说:你老伴说你到这儿来了,我正好也打算看看小陈养的小狼崽。场革委会已经决定,让老乌就住在你家。场部那帮人,差点要把老乌打发到基建队去干体力活。

  陈阵的心急跳不停。草原的消息比马蹄还快。

  老人应道:嗯,这件事你干得还不赖。

  包顺贵说:这回开辟新草场的事情,都惊动了旗盟领导,他们对这件事很重视,指示我们要争取当年成功。能增加这么大的一片新牧场,载畜量就可以翻一番,真是件大好事。这件事是你们俩挑头干的,这次我特地让老乌住到你家,这样你们研究工作就更方便了。

  老人说:这件事是老乌一人带头干的,不论啥时候,他的心都在草原上。

  包顺贵说:那当然,我已经向领导汇报过了。他们也希望老乌同志能将功补过。

  乌力吉淡淡一笑说:不要谈功不功了,还是商量一些具体的事吧。迁场路太远,搬家困难不少,场部的汽车和两台胶轮拖拉机应该调到二队帮忙,还得抽调一些劳力把路修一修……

  包顺贵说:我已经派人通知今晚队干部开会,到时候再议吧。包顺贵又转头对陈阵说:你交上来的两张大狼皮,我已经让皮匠熟好,托人捎给我的老领导了,他很高兴,说想不到北京知青也能打到这么大的狼,真是好样的,他还要我代他谢谢你呐。

  陈阵说:你怎么说是我打的呢,明明是狗打的嘛,我可不敢贪狗之功。

  包顺贵拍拍他的肩膀说:你的狗打的就是你打的。下级的功劳从来都是记在上级的功劳簿上的,这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好吧,让我见识见识你养的小狼。

  陈阵看了看毕利格老人,老人仍不说话,陈阵赶紧说:我已经不打算养了,养狼违反牧民的风俗习惯,也太危险,要是招来狼群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他一边说着,一边搬开石头掀开了案板。

  洞里,胖乎乎的小狼正要往上爬,一见洞上黑压压的人影,立即缩到壁角,皱鼻龇牙,可是全身的狼毫瑟瑟发抖。包顺贵眼里放出光彩,大声叫好:哈!这么大的一条狼崽,才养

  了一个多月,就比你交上来的狼崽皮大两倍多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你都养了,等大一点再杀,十几张皮就能做一件小狼皮袄了。你们瞧,这身小狼皮的毛真好看,比没断奶的狼崽皮厚实多了……

  陈阵苦着脸说:那我可养不起,狼崽特能吃,一天得吃一大盆肉粥,还要喂一碗牛奶。

  包顺贵说:你怎么就算不过账来呢,小米子换大皮子多划算。明年各队再掏着狼崽,一律不准杀,等养大两三倍再杀。

  老人冷笑道:哪那么省事,断奶前他是用狗奶喂狼崽的,要养那么多的狼崽,上哪儿找那么多母狗去?包顺贵想了想说:哦,那倒也是。

  陈阵伸手捏着小狼的后脖颈,将它拎出洞。小狼拼命挣扎,在半空中乱蹬乱抓,浑身抖个不停。狼其实是天性怕人的动物,只有逼急了才会伤人。

  他把小狼放在地上。包顺贵伸出大巴掌在小狼身上摸了几下,笑道:我还是头一回摸活狼呢,还挺胖啊,有意思,有意思。

  乌力吉说:小陈啊,看得出来,这一个多月你没少费心。野地里的小狼都还没长这么大呢,你比母狼还会带狼崽了。早就听说你迷上了狼,碰到谁都要让人讲狼故事,真没想到你还养上了狼,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毕利格老人出神地看着小狼,他收起烟袋,用巴掌扇走了洞口的烟,说道:我活这么大的岁数,这还是头一回瞅见人养的小狼,养得还挺像样儿,陈阵这孩子真是上了心啊,刚才求了我老半天了。可是,在羊群旁边养狼,不全乱套了吗?要是问全队的牧民,没一个会同意他养狼的。今儿你们俩都在,我想,这孩子有股钻劲,他想搞个科学试验,你们说咋办?

  包顺贵好像对养狼很感兴趣,他想了想说:这条小狼现在杀了也可惜了,就这么一张皮子做啥也不好做。能把没断奶的狼崽养这么大,不容易啊。我看这样吧,既然养了,就先养着试试吧。养条狼做科学实验,也说得过去。毛主席说,研究敌人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嘛。我也想多琢磨琢磨狼呢,往后我还真得常来这儿看看小狼呢。听说你还打算把狼养大了配狼狗?

  陈阵点点头:是想过,可阿爸说根本成不了。

  包顺贵问乌力吉:这事草原上从前有人做过吗?

  乌力吉说:草原民族敬狼拜狼,哪能配狼狗?

  包顺贵说:那倒可以试一试嘛,这更是科学实验了。要是能配出蒙古狼狗来,没准比苏联狼狗还厉害。蒙古狼是世界上最大最厉害的狼,配出的狼狗准错不了。这事部队一定感兴趣,要是能成,咱们国家就不用花钱到外国去买了。牧民要是有了蒙古狼狗看羊,狼没准真的不敢来了。我看这样吧,往后牧民反对,你们就说是在搞科学实验。不过,小陈你记住了,千万要注意安全。

  乌力吉说:老包说可以养,那你就先养着吧。不过我得提前告诉你,出了事还得你自己承担,不要给老包添麻烦。我看你这么养着太危险,一定要弄条铁链子拴着养,不让狼咬着人咬着羊。

  包顺贵说:对,绝对不能让狼伤着人,要是伤了人,我马上就毙了它。

  陈阵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连声说:一定!一定!不过……我还有一件事得求你们,我知道牧民都反对养狼,你们能不能帮我做做工作?

  乌力吉说:你阿爸说话比我管用,他说一句顶我一百句呢。

  老人摇摇头说:唉,我把这孩子教过了头,是我的错,我也担待一点吧。

  老人将木匠工具袋留给陈阵,便套好牛车回家。包顺贵和乌力吉也上马跟着牛车一块走了。

  陈阵像是大病初愈,兴奋得没有一点力气,几乎瘫坐在狼窝旁边。他紧紧搂抱着小狼,搂得小狼又开始皱鼻龇牙。陈阵急忙给它挠耳朵根,一下就搔到了小狼的痒处,小狼立刻软了下来,闭着一只眼,歪斜着半张嘴,伸头伸耳去迎陈阵的手,全身舒服得直打颤,像是得了半身不遂,失控地抖个不停。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